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八强决战(下)
    “亢、氐、房、心!加身!”

    咽喉、前足、胸、龙心凝聚于印铠的身体,他终于肯认真了。

    封天养却没有露出微笑,十二岁就五宿加身!!不等印铠加身完成,又射出三颗毒牙分别射向头顶,眼睛,喉咙三大要害。

    “叮!”印铠用刀阻挡着那颗蓄力破风的荒漠毒牙,余光已经看到又继续袭来的危险。

    “龙心,加速!”

    “唰!”印铠闪到了封天养身后!

    “好快!”

    封天养欲用凤凰心脏加速身形躲开,拉远距离,却发现眼前已经多了一把刀,缓缓落在他脖子上,冰凉的刀刃已经告诉他,他输了,焰雨山庄,出局。

    “第三场,青之大陆!印铠获胜!”

    “我的天你看到没有,五宿加身啊!”

    “是啊,这青之大陆的魂炼师可不得了!”

    “第四场!祭剑山冥别风!对战祭剑山江淮雨!两个连武器都没有唤出过的少年天才!到底谁更胜一筹!”白夜打断了大家的私语,呼喊着!

    台下的人们已经按奈不住,呐喊着!呼唤着!祭剑山已经有快二十年没有这么热闹了。

    冥别风走到台上,威风凛凛,他深深地看着淮雨,一只握紧了的拳头抬到胸口,另一只手掌按在拳上:

    “承让!”

    冥别风转身走下场去,淮雨看了一眼冲她嘻嘻笑的岳屹峒然后蹲在地上大叫:

    “哎呀!打不过呀!好痛啊!!!!”

    台下的观众:“.......................................”

    墨战天:“.....................................”

    钟钥铃:“.....................................”

    白夜叹了口气:“第四场,祭剑山冥别风胜!”说完快速的报幕:“下午四强对战,记得吃午饭!拜拜!”

    一溜烟往山上跑去了............

    江淮雨脸儿红的像个熟透了的番茄,拉着岳屹峒就跑了。还是别风有自知之明,早就跑在了白夜前头。

    “祭剑山这一波.....什么情况?”

    “两次了哦.........”

    “是不是在晃点我们?”

    大伙儿议论纷纷的上山吃午饭,议论的话题居然不是这次论剑的精彩,而是白夜的厚颜无耻,不知道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封火带着随从和几个弟子气冲冲的先行告辞,回了焰雨山庄,毕竟全军覆没了,再吃个午饭也会成为笑柄。

    白夜心里终于落下了一块石头,这封火不走,他是绝不会让几个小家伙出手,也不能让别风知道他娘的真相。宁愿让自己背上厚颜无耻的骂名,也要保护他的孩子们。世人可能以为白洛衡当年带走了兵绝山失落的兵刃,但是只有封火认得那把银月刀是印天之物,毕竟印天抢走了他最爱的女人。

    “四进二对战方阵宣布:第一场兵绝山钟钥铃对兵绝山墨灵玉,第二场青之大陆印铠对祭剑山冥别风!”午后的阳光懒洋洋得照在白夜脸上,别风终于可以出手了,白夜想。

    “白掌门!我....我弃权!”墨灵玉冲着白夜说。

    白夜看了一眼钟钥铃,点了一下头:

    “可以,那么钟钥铃进入决赛,青之大陆印铠对祭剑山冥别风直接开始!”

    印铠一如既往与世无争的表情,只觉醒了初宿,握着刀走上台去,青龙旋风不停的向四周扩散,冥别风却好像没有阻力一般信步上台。

    “既然你只用初宿觉醒加身,那我也只用初宿好了。”冥别风双手抱怀看着印铠。

    “我不想伤人,只是来证明青之大陆的实力。”印铠淡淡的说。

    “那刚好,我也只是想证明一下我们祭剑山的实力。”别风笑一笑说道。

    “那好吧,若伤了你,只怪刀剑无眼!角、亢、氐、房、心加身!”印铠身边的青龙旋风更加猛烈,龙之咽喉暗藏舌底,青龙前足加身手臂,青龙逆鳞长满全身,青龙之心让印铠的脚下后劲蓄起,准备进攻。

    “好嘛,我可没你这么厉害,井、鬼、柳、星加身!”一身刀枪不入的凤羽精钢甲伴随着火炎旋风汇聚于别风周身,凤冠让凤羽铠甲更加密集爆裂,别风一跃而起凤凰心脏燃遍四肢,只是一瞬就出现在了印铠身后,印铠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威压,挥刀后刺“当!”别风已然银月刀在手,手腕中的火焰冲天,凤爪之力仿佛连银月刀都要融掉。

    印铠慌忙后跳,双手握刀不再轻敌。

    “那我来了哦!破风斩月!!!!”冥别风单手起刀,却如万臂修罗,一刀简单起斩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内劲!

    墨战天愣了半秒,点头微笑。五年前赠他这月级刀法,他果然练了。

    印铠慌忙将刀斜插入地,苍龙之爪青光激发,借助地面的阻力一刀横扫欲挡住别风的破风斩月!

    “东风浩荡!!呀!!”

    “嗡~~!嘤~~!”

    一道短暂的赤青刃光碰撞之后,以二人为中心方圆三米之内的地面寸寸碎裂!

    “轰!!”

    刀气入土!地面坍塌下去半米,竟然是平手。

    别风撤力后跳收刀周身一划,火羽铠甲上的火焰精钢鳞羽粘在银月刀上,整把刀看起来就像是火焰铸成,熊熊燃烧,刀刃赤红!别风右脚踏碎下陷地面边缘,双手举刀劈斩而下,仿佛要碾碎山岳!

    印铠双手举刀在肩,妄想硬扛这一击。

    “嗤!!!!轰!!!”

    银月的火焰之力竟然燃着了印铠半边龙鳞铠甲,印铠臂力不支,单膝跪在地上,痛苦不堪。

    “我认输!”

    “呼!”

    火灭甲卸,印铠的龙鳞铠甲竟然化为灰烬,如果再慢说一秒,恐怕就要被抬着出去了。

    “赢咯!”别风居然体力十足的跳出坑,高举双手向岳屹峒和江淮雨用力的挥着。

    “祭剑山,冥别风进入决赛!”白夜老泪纵横,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抱着别风嚎啕大哭。

    别风望了一眼墨战天,墨战天冲他点了点头。又看到墨战天身旁的钟钥铃眼睛有些泛红,难道她,刚才为他紧张了?

    “好了好了义父,别哭了。多丢人啊,这么多武林豪杰都在呢!”别风摸了摸白夜的脑袋。

    白夜扶着别风肩膀:

    “你是义父的好孩子,是祭剑山的好弟子!”

    别风没有感动,只是静静地看着白夜未干的鼻涕挂在自己的肩膀与他的鼻毛相连,毫无形象。

    江淮雨跑过来用手帕狠狠地拧了一下白夜的鼻子,冲别风一笑,跑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