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竹马碗里来〕〔暴力丹尊〕〔百炼求仙〕〔从中武世界开始〕〔神帝归来〕〔星际剑神〕〔土豪修仙系统〕〔金融弑猎者〕〔荣誉之路〕〔晚钟教会〕〔最强灵异大师〕〔世上最乱混穿〕〔极品修仙神豪〕〔我的无限修改器〕〔重生甜蜜蜜:总裁〕〔史上第一升级〕〔这大侠我不养成了〕〔超级工业霸主〕〔重生野性时代〕〔神荒魔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无奈对战
    擂台之上,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冥别风与钟钥铃两个人,竟然没有动手,只是互相盯着对方,一动不动。

    场下哗然,议论纷纷。

    感觉到场下无数道异样的目光,钟钥铃眉头一皱,定了定神,银色白虎之眸凝视,冷哼一声,把诸般杂想排出脑海,一声轻叱,堑星白光盛放,冲天而起,钟钥铃轻踏地面半空中接起堑星,一招从天而降的堑星刺扎出,力道要比平地之上大出几倍。

    “不知道你为何如此讨厌我,但是我真的不想和女孩子动手。”冥别风冲着从天杀来的钟钥铃喊道。

    台上,钟钥铃脸色肃然,四宿加身如山,在半空中手持光芒万丈的堑星忽地转身,疾如闪电,带着开山斩海的气势向冥别风冲了过去。

    “唉......”别风叹了口气。朱雀凤羽凝形加身,凤羽精钢甲伴随着火炎风暴张开火焰屏障,冥别风竟然打算不唤出银月硬生生用身体抗下这一枪。

    血红色的光芒在半空中与那万丈银光撞到一起,那阵势,两人都丝毫不惧。

    眼看着火焰之力将要压倒钟钥铃的堑星刺,熊熊的火苗已经快要灼伤钟钥铃握枪的手,冥别风撤去火焰气息。

    下一刻,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只见冥别风竟是不堪一击的样子,如受重创,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背向后撞到了擂台柱子之上,跌落了下来,喉口一甜,一口鲜血喷出,洒在了胸前的凤羽精钢甲上,凤羽麟甲平添几分血色,然后鲜血渐渐渗了进去。

    “为什么撤力相让?你是这等看不起我?”钟钥铃落地,面冷如霜之间,握枪的玉手有些颤抖。

    “我是怕火焰灼伤你,我不打女孩子,但是又不想认输,呵呵.....”冥别风站起来用食指与中指摸了一下嘴边的血。

    “哼!无耻小贼还花言巧语!”说罢钟钥铃右手提枪左手一掌打出竟然是白虎第三宿“胃”宿加身,白虎爪力让钟钥铃左手白光腾腾。

    别风无奈激发“鬼”宿,凤冠加顶,兽魂之力汇聚掌心,左手伸出硬接钟钥铃那一掌。

    白光闪烁,火炎灿烂,在空中飞来纵横,所到之处擂台之上原本坚硬之极的巨木都如纸屑一般四散飘飞,声声巨响如晴天霹雳,震耳欲聋。

    围观的千名魂炼师人无不色变,重九论剑开始以来,没有一场比试像今天一般,一开始就如此激烈,场面更无今日宏伟,只片刻之间,偌大一个擂台竟被这两人碰撞的兽魂之力给拆了七七八八。

    两人都是一震,钟钥铃向后震退数步,银牙一咬,粉脸生煞,全身衣衫无风自飘:

    “冥别风,唤出你的兵刃,堂堂正正打一场,我钟钥铃赢要赢的光彩,输也要输的磊落!”

    忽地,白光一闪,一声尖啸从远及近,从悄不可闻迅速增大,直到震耳欲聋,让人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万道银光,此刻竟都合为一体,成一巨大光柱当头击下,看这气势几乎欲将祭剑山脉斩为两半。

    “堑——星———千——钧——破!”

    众人更是一惊,这一招竟然是兵绝山掌门墨战天的绝技!当年墨战天手持象王枪一招‘象王千钧破’直接碾碎了白虎大殿的屋顶!

    墨战天眉头一皱,难道钟钥铃动了杀心?

    冥别风依然不唤出银月!双掌凝气,齐齐伸了出去!竟然妄想用手去接这灭魂一击!!

    墨战天暗叫:不好!这孩子的双手恐怕要被千钧破压碎!

    冥别风神情扭曲,五官七窍在这片刻间突然全都流出血来,但看他神色之间,竟无丝毫畏惧之意,目光炯炯,双掌火焰爆发直直迎向向下冲来的银色光柱。

    “呀!!!!啊!!!!”就算是凤冠聚顶,别风的朱雀兽魂之力也是不够迎击这一枪的!

    观众席外围,年轻点的炼魂师都屏住了呼吸,看直了眼,而老一辈的炼魂师,也纷纷变了脸色,墨战天更是不忍心去看,江淮雨和岳屹峒双双抱着,眼泪不停的往下滴。

    这一场论剑,竟已成生死之争。

    但不知为何,却没有人出来制止?

    “轰”,如天际惊雷,炸响人世,仿佛整座祭剑山都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银光并没有倒折而回的意思,钟钥铃现身天际,紧握堑星,但嘴边却缓缓流出了一道鲜血,竟然和手无寸铁的冥别风对抗之下被震伤了。

    白夜在擂台侧面霍然站起身来。

    冥别风耳边只剩下了狂风呼啸的声音,眼前一片模糊,殷红的鲜血几乎遮住了他的眼睛。如果他听得到外界的呼喊的话,就会听见在他下方,祭剑山众人的惊呼之声。

    岳屹峒大哭着跑到白夜身边,朱唇已经失去了血色:

    “白大叔,你让别风哥哥认输吧!快让他认输啊!”

    白夜身子抖了一下,死死盯着半空之中,慢慢摇了摇头。

    这时,别风体内被封印的苍龙星域出现了道道裂痕!竟然是被钟钥铃的堑星千钧破强行打碎了封印!

    “啊!!!!!!”

    一声怒吼间!冥别风的气息都变了,周身火焰气旋的外围!竟然燃起了青色的火焰!苍龙绝世星域的圣兽魂力爆发!木之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治愈着别风的伤!青色的脉络在别风周身游走。

    钟钥铃只觉得浑身剧痛,体内气血在剧烈震动的经脉中到处冲突,仿佛要破体而出,欢呼着冲向前方那恐怖的青光火焰之中的狰狞恶魔。

    这已是生死时刻!

    这已是永恒瞬间!

    这美丽女子,在狂风中傲然伫立,任凭风力如刀,竟不肯稍退半分。她昂首,望天。

    风,突然停了,凝固在半空之中。

    天地,突然静了,停在了这个时刻。

    “轰隆!”低沉的呼啸仿佛从天边传来,回荡在整个天地之间。

    一习白衣周围四散着银色白虎兽魂力量,钟钥铃脱力从天而降。

    “啪。”冥别风轻轻地一个踏步,接住了半空中的钟钥铃。

    柳腰在手之瞬,暗暗试探着钟钥铃的白虎星空,竟然被震荡得七零八落。

    钟钥铃全身被白虎魂气笼着,朦朦胧胧中四散开来,无法汇聚。像一团温柔地裹住这世间一切的厚云,她一凝眸,羞得要推开别风,她一开口,她岂需开口,一张嘴温柔的压在了她的唇齿之上。青色龙息缓缓渡入白虎星空,修复着被震散的白虎兽魂之力。

    台下的魂炼师齐刷刷站起身!轰鸣的掌声压倒性的席面扑来。

    墨战天看着为钟钥铃渡气疗伤的冥别风,点了点头。

    墨灵玉快哭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