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晶海无棱(下)
    “这是凝神丹和凝气散,你们带上,和幻境对抗之时用得着。”

    白夜交代着冥别风和江淮雨,一次又一次的摸着他们两个的头,充满了不舍。

    “义父,我们去了哦!”别风向白夜挥手。

    “等等!还是像以前一样,不要动用青龙星空的圣兽魂力,还有.........”白夜望无垢净土门外看了看,说:

    “我买几个橘子去。你们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别风看无垢净土门口的栅栏外有几个卖水果的在叫嚷。走到那边栅栏,须穿过十几级台阶,须爬上去再走回来。白夜穿的是一席袍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别风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

    这时别风看见他的背影,眼泪很快地流下来了。(ps:改自朱自清的《背影》,敬帅气的白夜爸爸)

    踏入无垢净土第五重天的大门,冥别风和江淮雨就知道白夜说的一点也不夸张。

    这里就像是一个迷失的天空浮岛一样,一望无垠的地面延伸到无限的远方,天地一色,无花无草,无风无云,就好像来到了世界的尽头一般,远远的能看到的东西,就是直穿七重天的无垢净土之根的树干。

    “看来,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那里了。”别风指着远处的树干。

    “嗯!”江淮雨直直的看着别风,他在担心白夜的话,担心别风的心魔。

    冥别风踏步走出却迟迟没有看到跟上来的江淮雨,回头望去,只见柔柔弱弱的丫头竟然在原地痴痴的发呆。

    “淮雨!我们走吧。”

    听到别风的声音,淮雨猛然回神,这一想竟然想的入了神,眼眶中那透明色的担心终于化作泪的骨朵,悄悄绽开。

    “别风!你别出事,好不好?答应我。”淮雨扑到别风怀里,竟然放声哭了起来。

    别风还未反应过来,就如万箭穿心。“噗通,噗通。”

    这怀里的人儿仿佛一碰就碎,泪水温热透过别风的领咀深深地沁入他的心脏,为什么看到淮雨流泪,他会疼。由脚趾到发梢的酥麻感让别风不觉的抱着淮雨,这平时不爱言语的腼腆丫头,心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一缕缕好似可见的发香钻入别风的鼻孔,淮雨竟然哭累了趴在他肩头睡着了。

    冥别风背起淮雨,慢慢的步向无垢净土之根的树干,很慢很慢,慢的像是怕惊醒一只小兽,慢得恨不得让这时间住手,慢得别风还能感受到淮雨眼泪的温度。

    果然,这无垢净土之根的树干就是入口,里面方方正正的摆着四块三人多高的无棱晶体,面对着面,人站在这四块晶体中间就好像跌入了无限轮回之渊,一层又一层,无穷无尽,无底无限。

    别风叫醒淮雨,淮雨红着脸从别风背后伸腿试探着踩向地面。

    “这四个无棱晶应该就是了,你看每一块上面都有图腾,应该是对应我们的星空属性的。”别风向刚醒的淮雨解说着。

    淮雨拉起别风的手放进去两个瓶子:

    “瓶儿上都贴了字,进去之前吃一颗,聚气凝神,万事小心。”淮雨叮嘱着别风。

    “好。”别风一股脑倒出来两颗药吞了下去。

    “我看着你先进去。”江淮雨看着别风的眼睛。

    “嗯,那你也要小心。”

    “唉!”在别风转身的一瞬,淮雨拉住了他的衣角,欲言又止。

    “没事,你去罢。”

    看到了别风进入木之晶,淮雨舒了口气,也走进水之晶。

    “印天,你加持到多少阶我不管,你盗走天斩是我们兵绝山的镇山之宝,仅在秦王刀之下。当年创世先祖用秦王刀劈碎混沌,创建四大陆,用秦王刀的刀鞘铸成天斩留于兵绝山,是当世唯一一件封神金仙级别的兵器啊!你这是在与四大陆为敌!”墨人杰怒吼着。

    霎时间天昏地暗,狂风乍起,墨人杰对面那人的青龙图腾金光爆敛,祭出一把一人高的巨刃。

    “这应该就是我的心魔具象了。”别风想。

    在心魔具象里,别风就像是空气,那里的人完全看不到他,而他也无法左右事情的发生。但是十二年前的一幕一幕,就真实的发生在别风眼前,父亲,母亲,兵绝山四绝长老,兵绝山掌门,四大陆主教还有白洛衡。

    别风已经没有勇气看完,闭上眼睛借着凝神丹的药力让自己冷静。可是闭上眼这些幻象竟然在脑海中一幕幕的上演,父亲一跃而起,周身不见龙气,反而被天斩的金光所包裹着,在这金光之内,父亲胸口的血,口中的血,眼中的血在滴滴燃尽,顺着刀气升华着。

    “不要!!!”别风几乎能感受到父亲七宿尽碎的痛,感受到被天斩燃尽精血的冷。

    一道白光闪过,是一间木屋,别风站在屋内,屋里还有他的父亲母亲。

    别风想上前摸摸父亲的臂膀,想靠近感受母亲的温度,可是这是只幻境,他摸不到碰不到。

    “风儿,发什么呆,来吃饭啊!”苏兰朝着别风微笑。

    “臭小子又去哪里玩了不好好修炼,赶紧过来!吃完饭我带你去后山,亲自看着你炼魂。”印天严厉的训斥着他。

    别风一惊,难道幻象是在跟自己说话?他慢慢的走到桌前坐下,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母亲烧的青菜。

    “嗯!好吃!”别风脱口而出!竟然可以真实的吃到,连味觉都可以感受到!

    “傻孩子,吃了十几年了也没听你说一声好吃!”苏兰替别风理了理发髻。

    “不对,这是幻觉。”别风提醒着自己,但是母亲的手又告诉他,他现在是如此的幸福。

    “风儿,发什么呆?吃饭啊。”印天用筷子敲了一下别风的头。

    “哎呀,你就不能有一点耐心,孩子都被你敲傻了!”苏兰心疼的赶忙替别风揉一揉。

    在母亲的温柔乡里,别风彻底的沦陷了。

    三天过去了,苏兰在床边缝补着衣物。别风在一旁帮忙,拿起补好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好。

    “傻小子,从来没见过你帮妈妈。什么时候学会叠衣服的?”苏兰用袖子为儿子擦了擦汗,言语间无尽的温柔。

    “是义父教的。”别风回答着。

    “义父.......义父.........”别风一愣,瞬间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母亲问道:

    “淮雨呢?屹峒呢?”

    “她们是谁啊?没听说过啊?你的新朋友?”苏兰不解。

    这时印天回来了,开门的间隙,别风竟然看不到门外的风景!一片漆黑!

    别风迅速站起身,挂在脖子上的绿色血晶闪闪发光,这光亮让他更加确定,这血晶才是现实!别风快步走到门前,手握着把手正要打开。

    “风儿,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么!难道你不想和爸爸妈妈一起么?”印天冲别风喊道。

    眼泪又不争气的落下,别风咬牙: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们!爸爸!妈妈!”

    一道白色光幕越来越清晰,别风打开门:

    “再见了!爸,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