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暗流涌动
    创世先祖碎混沌而建明托,欲还盛世于天下而中道崩殂。遣神力裂而为五行,散四方以维之。

    神明亦有寿限,也难逃一死,阴晴**,世事无常,生死之事,可见一斑。

    创世先祖生前创造明托大陆,将自己的神力分成五份,相生相克,将其中四种神明力量分散在四块大陆,用来维之四大陆的发展。留在土之大陆的五个精灵各有性格,唯独土之精灵刚直不阿,创世先祖则令她巡视四方维持大陆平衡。

    人自古有善恶之分,因为他们是创世先祖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出来的。那么神是否也有善恶呢?

    答案是肯定的,创世先祖在将死之时将自己的恶念用魂墓之狱封禁,待到自己有余涅槃之时,再将其加以控制,以免生灵涂炭,他的恶念就是在土之大陆里四精灵眼里的异类——沉睡万年的血之精灵。

    现如今魂幕之狱封禁出现裂痕,大陆四方暗流涌动,红衣人的计划也在一步一步的进行。

    天守城,君悦客栈二楼。

    星夜,冥别风和江淮雨已经去了三天了。

    白夜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岳屹峒,好像永远不知道烦恼是什么。

    仰望星空,玉宇无尘,银河泻影,月色横空,雪晶满庭。

    “真是‘星河不动天如水,风露无声月满楼‘啊!”白夜伸了个懒腰,轻轻感叹着。

    极远之处一颗火流星划破天际,照亮了半边夜空,白夜出神的看着,由远至近。

    “呼!~~呼!~~”翅膀煽动的声音伴随着风声,别风横抱着淮雨向白夜快速飞来。

    白夜定睛一看,本来还暗自神伤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孩子们回来了!

    “唰!”别风收起凤凰羽翼轻健的落在白夜窗前的屋顶瓦片上,先把淮雨放进了屋子,自己也跟着跳了进来。

    “义父,久等咯。”别风调皮的笑起来,在幻境中体会过父母的疼爱,回到现世才发现,义父给他的爱,一点也不比父母给的少。

    “臭小子,可把我急坏了,你们去了三天了知道吗?淮雨怎么也这么久,你这从小没什么心结的,应该很快就出来找我们啊。”白夜有些责怪的语气。

    “我........”淮雨瞧瞧看了别风一眼。

    “噢,义父,淮雨怕我出事,就一直在那无棱晶海守着,等我出来。”别风马上接过淮雨的话。

    “你就算真的出事,他在外面也帮不了你,据说有个魂炼师被困在无尽幻境里面一直到死,死的时候是被无棱晶给吐出来的,还是笑着死的。”白夜絮絮叨叨的说着。

    “这样也好,能一直活在自己以为真实的世界里,一直到生命最后一秒。”别风有些伤感。

    “你不要以为他是寿终正寝了死的,是被饿死的,只用了七天而已。幻境里面的水和食物都是虚幻的,喂饱你的灵魂喂不饱你的肉身。”白夜拍了一下别风的脑袋。

    “咕咕~叽~~~~”

    一声声肚子叫的声音响起,江淮雨和冥别风也已经三天没吃饭了,除了橘子。

    “走吧,带你们两个小东西去吃饭!”白夜笑道。

    “大半夜的,这客栈的伙夫都下班了吧!义父你会做饭?”别风有些惊诧。

    “做什么饭啊,这里有夜市你们还都没去过呢吧!走,今天让你们吃个饱!”白夜掂了掂腰间鼓鼓的钱袋。

    “呜.........吃饭...........”岳屹峒迷糊糊眼睛都没睁开忽然坐了起来。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房间里充满了这一老两小的欢笑,岳屹峒莫名其妙的被白夜扛在肩膀上,一行人走向夜市。

    还未走近,就看见前方星布珠悬,皎如白日,喧阗达旦。循着炸鸡柳的香味,四人就拐进了夜市的巷子。

    “哇!居然还有皮影戏!太有意思啦!”沉默寡语的淮雨开心的笑着。

    皮影戏台上花花绿绿的小人儿舞动,后面的人在里面唱着:“满堂明烛照兴亡。看看弄到乌江渡,犹把英雄说霸王!”

    “来咯!来咯!来尝一尝!品一品!一文钱撸一串儿!一文撸一文撸咯!”对面小吃街的小贩叫卖着。

    岳屹峒根本忍不住,硬拖着淮雨和别风就往一文撸的地方跑去,却见人山人海,那家一文撸的店旁围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小屹峒才不顾礼貌不礼貌,左左右右就挤进去,一看,虽然是小小的一串,但是这串小烤的快啊!老板的手速极其惊人,看他烤串有一种行云流水的美感……

    小屹峒掏出二十文钱买了一大把,排骨脆骨猪肉羊肉牛肉都有!小串的好处就是肉虽小,但是特入味,吃起来不撑肚子,但是这小小的人儿没一会儿,肚子已经鼓鼓的了。

    回头看到别风和淮雨在对面的面馆和白夜一起吃面,岳屹峒拍了拍圆鼓鼓的肚皮,往他们的方向跑过去了。

    但是在这热闹斐然的背后,阴暗面也渐渐浮出水面。

    夜市的屋顶上,三个黑衣人隐蔽在屋顶侧面窃窃私语着:

    “应该就是这三个娃娃。”

    “那边坐着的是白夜,祭剑山掌门,没有错了。”

    “太好了,抓到他们三个不论是哪一个,庄主都亲传冥级功法!今天哥儿几个真是走运了!”

    在这吵杂喧闹的夜市,白夜也没有发觉到屋后私语的三个人,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嗝~~~~”

    岳屹峒靠在白夜的肩膀打了个饱嗝,她实在是吃不下了,刚吃了二十个一文撸,看到别风吃面吃的这么香于是又抢了白夜半碗面,一行人有说有笑着在回君悦客栈的路上,不时传来逗弄小屹峒的哄笑之声。

    “白大叔,我要解手!”岳屹峒挣扎着从白夜的背上跳下来,四处看了看,钻进一个黑乎乎的胡同里。

    “呼~~呼~~~”岳屹峒一遍解手一遍呼着气暖暖自己的小手。

    “哎呀!”

    屋顶四个人影一闪不见!白夜快速的冲进胡同里,岳屹峒已经不在了!

    “不好,屹峒被抓走了!快追上那几个人!”

    白夜背后冷汗直流,从未如此紧张过,心想抓走岳屹峒的那三个人,到底能不能在小屹峒手里逃走,屹峒会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唤出七元解厄星君,完了,要闹出人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