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战荣耀〕〔透视小野医〕〔抗日之烽火系统〕〔极品小神医〕〔重生之逆天复仇〕〔美女们的私人医生〕〔至尊凰后:邪帝,〕〔逆天毒妃:帝君,〕〔九零军婚有点甜〕〔重生六零,天上掉〕〔神级黄金手〕〔桃运神医〕〔都市极品兵王〕〔婚姻的荆棘〕〔女总裁的特种保镖〕〔桃运医圣〕〔亲兵是女娃〕〔盛世独宠:逆天娘〕〔帝妃嫁到:皇叔,〕〔权路风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梅华月禅
    岳屹峒被其中一个黑衣人夹着在房顶跳跃,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几乎快吐出来,‘大笨蛋’悠闲地跟在岳屹峒后面引起了三个人的注意。

    “你们看那个石头是不是一直在跟着,还是我的错觉?”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都听说祭剑山神通广大,我们可能暴露了,这个跟着我们的石头应该是他们的奇物。”

    话音刚落“嗖!啪”‘大笨蛋’飞来一击把夹着屹峒的黑衣人撞落房顶,岳屹峒脚尖轻点屋檐,轻盈地落在地上。

    “你们几个坏蛋!干嘛抓我!我要回去睡觉了!”岳屹峒转身要走。

    “哼哼,你可值钱着呢,你最好乖乖跟我们走,不然莫怪哥儿几个今日下手没轻没重!”紧跟下来的一个黑衣人说道。

    “土牢!”

    “轰隆隆!”

    瞬间从地下窜出数十根臂膀粗的石头柱子,像是画地为牢一般将三人围了起来,三个黑衣人大吃一惊,唤出兵刃一阵猛劈狠砍,石柱纹丝不动。

    “妖女!快给我们解开!这是什么妖术!”

    “唰唰唰~”

    白夜、冥别风、江淮雨快速赶到。

    “屹峒!”

    江淮雨焦急的喊着屹峒的名字。

    “淮雨姐姐!这帮坏蛋让我抓起来啦!”岳屹峒一蹦一跳的扑到淮雨怀里,闻着淮雨身上的淡淡香味,竟然有些困了。

    “呼....还好还好......你没有太大动作。”白夜舒了口气,上前伸手探进土牢,反手捏住一个黑衣人的脉门:

    “说罢,谁派你们来的,想要做什么,有什么目的。”

    别风摸了摸晃晃悠悠漂浮着的‘大笨蛋’,看着白夜向三个黑衣人发出‘大侠三连问’。

    “我们是焰雨山庄的人,来寻找我们山庄的后人,苏兰的血脉。”一个黑衣人回答道。

    “封火让你们来的?我们这里不认识什么苏兰,也没有她的血脉。”白夜有些嘶吼。

    “白掌门,你该知道这是我们焰雨山庄的家事,希望您宽宏大量不要隐瞒,把焰雨山庄的血脉交给我们。”另一个黑衣人冲着白夜说着。

    “家事?家事早干嘛去了。我们这没有!”白夜松开黑衣人的脉门转身要走。

    别风走向前去打量了这三个人,破境之后洗髓成功以来,他对外界的感知和定力比之前强了百倍,别风从他们身上隐藏的气息就可以判断都是五宿觉醒过的破境高手,虽然提到了母亲的名字,但是别风并未有所举动。

    “你们三个坏家伙,疑点太多,如果你们是来寻找焰雨山庄的血脉,那个孩子多大年纪,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么?然后就埋伏在玄之大陆见到祭剑山的孩子就抓?”别风一番话把三个黑衣人问的愣住了。

    “倘若你们是堂堂正正的来寻找山庄血脉,你们庄主大可以带着人亲自上祭剑山拜访,我们祭剑山从未小气过,何必在暗中做这些不见人的勾当!告诉你们庄主,不要毁了朱之大陆的名声,也别毁了自己山庄的名声。”

    冥别风巍然如山的态度也让白夜为之一振,没想到这小小年纪有如此的眼界和心胸,无论是判断还是推演能力都在瞬间明辨出结果,小时候看着他傻傻的,果然是大智若愚。

    白夜一行人走后,土牢之力渐渐崩塌,三个黑衣人互相对望一眼,匆匆逃走了。

    第二天夜幕初临,白夜带着三个孩子回到了祭剑山,刚到山门口就发现情形不对,看门弟子一般都是精神抖擞,钢背笔挺,今天却垂头丧气,愁眉苦脸。二人一看到白夜归来赶忙迎了上去:

    “掌门!师祖他,不行了!现在玄武堂后竹林边的梅林等您!”

    白夜脸色惨白,不顾三个孩子,七宿瞬开,加速身形飞向玄武堂梅林,白夜泪眼模糊,虽然人有寿终,但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他还没有好好的孝顺白洛衡啊!他的恩师,他的叔叔。

    别风、淮雨和岳屹峒也快速跟随白夜往梅林的方向去了。

    圆月,梅花,雪。

    白洛衡静静地禅坐在梅花树下,冰枝嫩绿,疏影清雅,花色美秀的花瓣落了白洛衡一身,在月下让这位老者看起来仙风道骨,形容枯奇。

    见到白夜带着三个孩子匆匆赶来,白洛衡悠悠地从禅垫旁拿起一杯酒,自饮了起来:

    “山川也作红尘化,富贵徒留青冢存。好在黄眉脱牙叟,且同花下醉芳樽。”

    “噗通!”白夜落地且跪,深深地把头埋了下去,一言不发,热泪纵横。

    三个孩子也直直的跪着,不再言语,上山时的欢笑已经在月光下凝结为悲伤。

    “孩子们,都起来吧。”白洛衡轻声说道。

    白夜起身扶起三个孩子,让他们盘坐而下,自己则又跪了过去,白洛衡摇摇头:

    “老夫已是百岁高寿啦,终于要到此为止了。”

    白洛衡慢慢的咽下一口酒:

    “今夜梅华月禅,吾将再入轮回,一些事情,交代于你们,白洛星那边该吩咐的我已经吩咐了,就等着你们回来。”

    “师傅!白夜回来晚了!”白夜涕零,不知所云。

    “老夫七宿尽碎能寿终过百,已经是苍天垂怜了,尔等莫再悲伤。”白洛衡看着眼前这些祭剑山的希望。

    “夜儿,你虽已七宿加身又悟得玄武圣兽之力,但这不是魂炼的尽头,而是刚刚开始,虽已是魂炼之巅,进而才能修魄,方可窥视天机,悟破苍昊。”白洛衡接着伸出手抚摸别风的头顶:

    “风儿,今日起,你可以使用你真正的姓名‘印别风’。以你现在的能力,就算是六宿加身的强者,想要杀你恐怕自身未必能够全身而退,虽夜儿收你为义子,按辈分算,淮雨应该叫你一声师叔,但是你们二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江南燕不修魂炼之术,白晓晓也只是三宿加身,以后淮雨这个孩子老夫就托付给你啦!”

    “是,师祖,风儿定会赌上性命,保护淮雨到底的!”别风斩钉截铁的回答。

    身边的江淮雨拉着屹峒的小手,痴痴的看着别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