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渡鬼系统〕〔冰山总裁的近身高〕〔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房产大玩家〕〔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高冷殿下:丞相大〕〔极品狂医〕〔霸道萌宠:边少,〕〔重生欢喜军婚〕〔末日阳山〕〔路过漫威的骑士〕〔网游之领主纪元〕〔一品带刀太监〕〔斗之巅〕〔龙破九天诀〕〔战狼狂兵〕〔我的冰山女总裁〕〔双姝〕〔梦醒不知爱欢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无颜之月
    “有些事情,老夫可以告诉你了,印别风。”

    别风被白洛衡这么称呼还是第一次,有一些不知所措。可见接下来,白洛衡要告诉别风的事情,绝对非同小可,别风低下头去,用心的听着。

    “你的父亲,名叫印天。青之大陆魂炼师,算是当代青之大陆主教的半个儿子,三十七年前青之大陆主教游历于苍白之瀑捡到他,十二年前他命陨苍白之瀑也是定数。他是当时明托大陆公认的天才,二十五岁就魂炼至七宿加身觉醒了苍龙圣兽之力,若不是天斩事件,他将是下一任主教的继承人也说不准。”

    白洛衡的目光有一些暗淡。

    “印天与苏兰相识于重九论剑,本来是榜首的他故意输给了苏兰,连兵刃都未唤出,击退苏兰之后又宣布投降。后来他们的结合本来是朱之大陆以及焰雨山庄最看好的婚事,十二年前的武林大会,苏兰的母亲苏小小在最后的决战故意输给了印天,印天有了去兵绝峰求剑的机会,可是他求得什么不好却求到了天斩。这焰雨山庄也被冠上了私通之罪,那时候天下群雄均在,印天方可全身而退,这墨人杰哪里是吃亏的人,就有了苍白之瀑的天斩事件。”

    白洛衡回忆着种种往事,哀叹着天妒英才。

    “苍白之瀑,我也在场,与四大陆主教一起,作为整个事件的公证人,不能动武参与其中。谁料兵绝山出尔反尔,暗算印天,最后却落了个玉石俱焚的下场,老夫心中有愧,虽被余波震碎了七宿,但是你娘苏兰救下了我,并带着我返回祭剑山,这份恩情,老夫都还没有偿还的尽,唉.......”

    别风一语不发,认真的听着。梅花瓣落在这月下四人的身上,凄美到无人忍心打扰。

    “你母亲在生下你几个月后就离开了,去了焰雨山庄,因为封火囚禁了她的生母苏小小,后面的事情,要等你十七岁参加武林大会自己去弄清楚,这也是你母亲的意思。这次来重九论剑的印铠,他算是你的哥哥,虽无血缘,但是青之大陆主教印仁极重情义,苍白之瀑的天斩事件无法出手,眼睁睁看着自己收养的孩子燃尽精血,那种痛恐怕如丧子一般撕心裂肺。印铠,应该就是来找你的,他故意输给你也只是不确定你的身份怕伤了你。”

    印别风后退三步,双膝下跪“砰!”一个响头,泪水和体温融化了方才磕过头的地面,却看到周围的雪已经被染红了。

    “多谢师祖养育之恩!”

    “砰!”

    “多谢师祖养育之恩!”

    “砰!”

    “多谢师祖养育之恩!”

    雪地里留下的血迹,看得人肝肠寸断。

    朱之大陆,焰雨山庄,封火房内。

    “回禀庄主,这次去玄之大陆,有所收获特来禀报。”

    同一天,绑架岳屹峒的三个黑衣人也回来了。

    “嗯,说罢,有什么收获。”封火背对着他们望着窗外的月亮。

    “上一次重九论剑的两个没有出招就胜出的娃娃,已经五宿觉醒破境成功了。”黑衣人回报着。

    “什么?”

    封火顿时感觉如芒在背,走到床边坐下来:

    “这祭剑山前面十几年不温不火的,怎么今年出了这么几个奇才,十二岁就五宿破境,直逼青之大陆主教的那个孙子印铠。”

    “还有个奇怪的丫头我们感知不到她使用任何兽魂之力,然是能召唤石头为牢笼,将我们困住,这些石头坚硬无比,刀剑难伤!”说这句话的黑衣人想起那晚依然心有余悸。

    “这也确实奇怪,看这三个娃娃只有那个有朱雀之印的男孩子有可能是苏兰的孩子,如果他也不是,难道说是被青之大陆的人庇护着?”封火眼珠直转,思考着,盘算着。

    玄之大陆,祭剑山,玄武堂梅林。

    “夜儿,我这把霸月剑就传于你,虽然那日抵挡印天的‘天斩闪冥诀’而碎掉了所有加成,这十年来我也将他加持至九阶段,无奈老夫无法使用兽魂之力,不然十阶段还是可以冲的上去的,现在把它交给你,祭剑山的未来,就用你的这双手来替我守护,霸月剑是我的至宝,希望以后你要好生使用它。”

    白夜拿出了一个大半人长的锦盒,交给了白夜,伸手握住江淮雨的手:

    “我的好孩子,老头儿也给你准备了东西,这是‘月迷津渡’剑法,属于月级的武功,你现在已经是五宿破境的大孩子了,是我们祭剑山最有出息的娃娃,我把它交给你,替师祖守护这祭剑山,好不好?”

    淮雨接过秘籍,跪下磕了个头。

    “小屹峒,白爷爷也给你准备了好东西哟!”

    白洛衡摸着屹峒的脑袋,虽然白夜没有说,但是他怎能猜不到岳屹峒的身份,只有神明的转世,凡人才无法触及探测她的体内星域,除非她想让那个人探测。

    “白爷爷,屹峒不要你给的东西,屹峒要你活着,好不好?”

    岳屹峒梨花带雨,眼泪从下巴低落,融化了膝下的雪。

    “白爷爷可是为你准备了好久呢,你就收下吧,乖孩子。”

    白洛衡从怀里拿出一本破旧的经书:

    “这一本是神照秘典,据说这是我们祭剑山世世代代守护玄之大陆感动了土之大陆的神明,她赐给我们一部神照秘典,这部秘典凡人是看不懂的,如果遇到神明转世的孩子,就把它交给那个人,待到世间动荡,那个神明转世之人会用它照亮时间的黑暗,今日老夫终于完成了神明给予的光荣使命!”

    岳屹峒并没有听懂白洛衡在说什么,默默的接过神照秘典,也跟着磕了个头。(ps:岳屹峒本以为是什么好看的首饰或者好吃的东西.........这孩子的追求也是很务实。)

    风乍起,乌云遮月。

    “孩子们,老夫的时间到了,没能在以后的大陆动乱帮到你们,老夫深感抱歉,没有继续陪伴你们这群娃娃长大,是老夫最大的遗憾,你们是老头儿最疼爱的孩子!”

    白洛衡神魂具散,最后捋了一次自己的胡子,闭上了眼睛。

    星云流转,月也无颜,再见,白洛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