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赤陵血狱
    土之大陆,创世神殿。

    魂墓之狱又多了一道裂痕,而茫然的金、木、火精灵还在打着斗地主,水精灵温柔围观。

    “唉!水精灵,你替我玩一会儿吧,你在这看了几年了无不无聊啊?”火之精灵抬头看了一眼水之精灵。

    “不玩,不无聊。”水精灵化作清水之形在创世神殿游荡。

    “你们说老神仙会不会在后院睡觉的那个红色精灵上复活啊?”木之精灵找了个话茬。

    “应该会吧,不然干嘛封印起来,肯定是怕被我们玩坏了。”金之精灵接了这个话茬。

    “老神仙都会死,其实我也有点怕,是不是有一天我们也会死?”火精灵看着满屋子乱转的水精灵化身说道。

    “那不叫死,叫涅槃,他又不是不回来,换一种形式回来罢了,我们是他老家人的力量分身,他要是真的消失了,我们以及他创造的明托大陆估计也会消失。”水之精灵淡淡的说了一句,点醒了几个傻精灵。

    魂墓之狱红光一闪,一丝魂魄虚影流出,像是这封印结界的眼泪。

    四大陆教皇金殿,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圣兽神像前同时从虚空走出一个身影,四大陆主教纷纷下跪叩拜神灵。

    却见这个神灵和以往不同,一席红袍,帽沿遮面,红衣人并未搭理叩拜的主教,大手一挥:

    “赤陵血狱!”

    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圣兽神像血色爆发,四周出现一张血液化成的结界!四大陆主教皆被封印其中!

    朱之大陆,焰雨山庄封火房间。

    “神使大人,您今日前来,有何吩咐。”

    封火依旧卑微得低着头,红衣人帽檐下的宇宙,暗淡了很多。

    “四大陆主教以及圣兽神像已被我封印,你用我给你的‘血咒’,在这五年之内,帮我寻找天斩下落,尽量多的掌控四大陆,我的神魂要沉睡五年,如果敢让我失望,五年之后,朱之大陆将不会再有焰雨山庄!”

    红衣人周身血气震慑,封火感觉自己的血液像是被抽干一般,赶忙磕头:

    “神使大人的命令,小人万死不辞,万死不辞!”

    红光一闪,人影消失。

    这红衣人,就是血之精灵的灵魂化身,凝集了数万年的神力,在封印了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圣兽神像和四大主教之后,红衣人遁入虚空,血精灵又从此沉寂下去。

    但是被赤陵血狱封禁的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圣兽神像和主教将沉睡在教皇金殿,金木水火精灵也将失去与明托大陆的联系,大陆混乱的前夕,已经拉开序幕了。

    白之大陆,兵绝山。

    “钥铃,你已五宿破境,成功洗髓,该去一趟教皇金殿,看看钟鼎老爷子,也让他开心开心。”墨战天欣慰的看着连夜从无垢净土回来的钟钥铃。

    “禀告掌门!主教侍卫求见!”看门弟子向墨战天回报着。

    “有请!有请!这刚说曹操曹操就迫不及待的命人来请你回去啦!哈哈哈哈........”墨战天大笑。

    “墨掌门,主教,出事了!”

    “什么?”

    墨战天大惊,这普天之下竟然有能与白之大陆主教对抗的力量!?

    “请掌门和小姐立刻备马,随我一同赶往教皇金殿!”主教侍卫作揖。

    钟钥铃冷峻的脸上明显露出了慌张之色,墨战天也面目凝重,这万年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主教出事,连史书上都没有记载过。

    一行人披星戴月,马不停蹄地赶往教皇金殿,钟钥铃心里默念“老祖宗!千万不要出事啊!”(ps:虽然已经出了。)

    清晨,朝阳升起,金色的霞光,犹如一只神奇的巨手,徐徐拉开了柔软的帷幕,整个大地豁然开朗,然而教皇大殿却一片死寂。

    墨战天和钟钥铃策马赶到,下鞍直奔教皇金殿。

    血红色的晶笼罩着白虎圣兽的神像,钟鼎面目狰狞的悬浮在血晶之中,看得出是连魂力都没来得及聚齐就已经被封在水晶里,血晶之内隐隐有血液流动,好像在吞噬着钟鼎的生命。

    银光乍起!钟钥铃已经堑星在手!

    “奎、娄、胃、昴、毕!加身!”虎眸,心脏,前爪,獠牙,虎背呼吸间加身于钟钥铃周身,纵身上跃!一招堑星刺使出,直扎血晶中央!

    “嗡!”

    血晶纹丝不动,钟钥铃却被反震开来撞到教皇金殿的金柱上,半空中钟钥铃一口鲜血喷洒而出,落在血晶之上,瞬间渗透进去,就像一只贪婪的兽,暗暗闪光,悠悠的看着钟钥铃。

    “呀!堑星!千钧破!!!”

    钟钥铃不甘心,提枪再跃!眼泪奔涌而出,她要救出那个疼爱她的老祖宗!

    “啪!”

    墨战天单掌握住堑星,限制了钟钥铃的起招。

    “不要用千钧破了,就算是我也打不碎这血晶壁垒。”墨战天看着钟钥铃。

    “为什么要阻止我?就算打不碎!哪怕有一点裂痕也要试一试!”钟钥铃声音有些沙哑。

    “还不明白么,这血晶不是人力而为!恐怕那块大陆上,出了事情!”墨战天镇定的说着。

    “那怎么才能救我爷爷!师傅,你告诉我!”钟钥铃流着泪,已经无法再叫喊了。

    “我们先通知其他大陆主教,看看有没有办法破开这血晶!”墨战天握紧了拳头。

    “墨掌门,昨夜其他四大陆纷纷飞鸽传书,四大陆主教,全部遇难!”主教侍卫抱拳。

    “什么?这..........快速备轿!我们去祭剑山!钥铃,你一夜没有睡,在轿上稍作歇息。”墨战天安排道。

    “师傅,老祖宗这个样子让我怎么睡的下!”钟钥铃咬着嘴唇。

    “睡不下也要睡,把自己都弄垮了,谁去破这血晶!?”墨战天训斥着钥铃。

    一夜之间,四大陆动荡不安,一向如神明一般的四位主教,全部被封禁在血晶之内,大陆子民人心惶惶,魂炼之士也都人人自危。

    青之大陆教皇金殿内,印铠深深地跪在血晶之侧,尹侍卫抚着他的肩膀,束手无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