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淮雨别风 拨乱济危
    朱之大陆教皇金殿。

    “哼,看这朱之大陆还有谁敢违抗我。”

    封火坐在教皇金座之上,趾高气昂,背后的朱雀神像血液流动,主教在赤陵血狱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侍卫朝臣被封火一个个斩杀,教皇殿外,血流成河。

    “天养,先稍作休整,下一个目标就是青之大陆!”

    封火看着身边的封天养,眼中血咒之力隐隐泛着红色光芒。

    兵绝山。

    墨羽收到飞鸽传书:

    “墨羽,四大陆主教皆被封印在圣兽神像之中,明托将乱,我与钟钥铃一同赶往祭剑山与白掌门商讨此事,你且携我传书,安排兵绝山上下,刀绝长老墨麟负责城门以及日夜巡防,剑绝长老墨锋坐镇白虎殿,拳绝长老墨烈与暗绝长老墨飞带领手下所有弟子驻守白之大陆最大的两座城千良和百叶。你的视距以及攻击距离最远,负责巡守兵绝山外围。一旦有邪恶势力出现,从速禀报。——墨战天”

    墨羽看完传书手腕隐隐发抖,他抬头看这冬日的天空,晴朗之下的阴沉死寂,明托大陆难道真的要成为乱世。

    白虎大殿内,墨羽站在掌门宝座之下,等待着众人到齐,不知不觉,他左手上的汗已经洇湿了传书,右手的汗珠顺着小指滑下滴在了地面上“啪嗒!”。

    “墨羽长老!这么着急召集大家前来,所为何事啊?”刀绝长老墨麟的问话打断了墨羽的惊惶。

    “今早,收到掌门人的飞鸽传书,安排了.....安排了一些事务。”墨羽汗流浃背,脸上的汗液顺着胡须滴落,他应该如何开口跟兵绝山众弟子说,站在四大陆巅峰的王者,一夕之间全部被封印,毫无还手之力。

    “墨羽?有话就快讲啊!兄弟们都快闲出个鸟儿来了,掌门要是有活儿安排,刀山火海万死不辞啊!”拳绝长老墨烈冲墨羽叫喊着,这性格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刚烈。

    “如果说,这大陆将成为乱世,四大陆的主教全部陨落呢?我们该怎么办?如何自处?”墨羽无法平复现在的心情。

    “那这大陆的安危,就交给我们兵绝山来守护!”墨烈壮志豪言。

    “是啊!这么多年可让祭剑山把风头占尽好事做尽了!”

    “对啊,该轮到我们兵绝山来主持正义了!”

    “我们要成为这大陆的第一名门正派!”

    谁料墨羽的慌张措辞竟然被墨烈一语击碎,众弟子霎时间热血沸腾,跃跃欲试。

    “好,我现在宣读掌门人的传书以及五绝堂口的任务。”墨羽的心,终于放下来了,是时候让兵绝山来为这明托大陆尽一份力了。

    “墨掌门传书手谕!今四大陆主教被歹人暗算神形封禁,天下将乱,吾等身为兵绝山弟子,应当义不容辞,守护明托大陆!”墨羽顿了顿:

    “刀绝长老墨麟负责城门以及日夜巡防,剑绝长老墨锋坐镇白虎殿,拳绝长老墨烈与暗绝长老墨飞带领收下所有弟子驻守白之大陆最大的两座城千良和百叶,我则是负责兵绝山的外围。”

    “墨战天掌门安排得甚为周全,这千良城又名钱粮城,是唯一一个和青之大陆开放贸易的城市,青之大陆以农业畜牧业为主,每一年大量的粮食产出在这千良城买卖,民以食为天,我墨烈必然不负掌门所托!誓死坚守千良城!”墨烈抱拳领命。

    “墨飞愿意镇守百叶城,这百叶城乃是百业之城,兵刃交易精炼买卖的重城,把百叶城托付给我,墨飞绝不负掌门厚望!”墨飞抱拳。

    “恕我直言,本来我接到掌门传书之时甚为慌张,不知如何是好,大家的赤诚之心,墨羽再次叩谢了!”说罢墨羽低头俯首,深深地向众弟子作了个揖。

    “誓死守护明托大陆!誓死守护兵绝山!”墨烈高声呼喊。

    “誓死守护明托大陆!誓死守护兵绝山!”

    “誓死守护明托大陆!誓死守护兵绝山!”

    兵绝山弟子喝声阵阵,久久不歇。

    玄之大陆,祭剑山破极大殿。

    墨战天和钟钥铃匆匆赶到祭剑山正准备上山将此天大之事告知白夜商议对策,却见祭剑山从大门口外堂到内堂再到破极大殿,全大陆所有的祭剑山弟子竟然早已被召回,在等待着白夜发号施令,完全没有人沉浸在白洛衡刚刚仙逝的悲痛中。

    “曾经以为祭剑山总是自诩是天下第一名门正派,如今若不是亲眼看到..........”墨战天喃喃自语道。

    “回禀白掌门,兵绝山掌门墨战天携弟子钟钥铃求见。”外堂弟子向白夜禀报。

    “快快请他们进来!”白夜挥手。

    “哈哈哈哈!祭剑山不愧为天下第一名门正派,今日,墨某总算是心服口服啦!”墨战天踏入破极大殿冲白夜嚷道。

    “不敢当不敢当啊墨掌门,您今日现身于此,恐怕不比我知道的慢啊!”白夜从掌门座椅上站起身迎接墨战天。

    钟钥铃默默地跟着墨战天走进来,不言不语,可见还沉寂在钟鼎被封禁在赤陵血狱里的悲痛中。抬头看到站在白夜之侧的印别风,重九论剑的一幕幕又浮现在钟钥铃脑海,想起别风的一吻渡气,少女一阵娇羞,虽不言语,已经红透了脸。

    墨战天见状摸了摸钟钥铃的额头:

    “这孩子可能是舟车劳顿,是不是发烧了,脸这么红。”

    只有别风身边的江淮雨看懂了钟钥铃的心思,不觉心中微微一阵抽痛。

    “没....没事的师傅,只是太累了。”钟钥铃低声说。

    “别风,先带着墨掌门和钟姑娘去内堂休息吧。”白夜安排着别风。

    “白掌门不必拘于礼数,现在还是先商议一下这教皇殿的事情为重啊。”墨战天出言拒绝。

    “墨掌门,您不远万里前来祭剑山实在辛苦,且先行休息,因为我们还要等两个人。”白夜笑着说。

    “不知白掌门说的是?”墨战天心中虽已有人选,但还是反问了出来。

    “是青之大陆的尹海侍卫统领还有主教的孙子印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