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在都市〕〔邪王盛宠:神医妖〕〔我的老婆是狐仙〕〔武极神王〕〔一路仕途〕〔最强小农民〕〔恶魔就在身边〕〔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重生校园:帝少,〕〔僵爱:僵尸王的新〕〔都市红粉图鉴〕〔三玄天〕〔惹火萌妻:总裁老〕〔符箓封神〕〔斗破之反派养成系〕〔绝世仙帝〕〔巨星小甜妻:前夫〕〔千尸镇〕〔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重生完美时代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工业造大明 三十失魂落魄
    石破天惊的话在王晨看来不过是随便说说,这放在后世稍微懂一点的人都能说个头头是道。王晨说的东西也不过是最肤浅的东西之一,可这一点的确是大明朝亡了最根本的原因。如果大明朝有钱,什么李自成、什么张献忠、什么努尔哈赤都算什么东西?只可惜大明某些人富的已经不是流油了,可大明名义上最高的统治者,却穷的叮当响。

    邵捷春擦着冷汗,他从来没想过这种问题,只是知道朝廷穷,根本收不上来税收。可却从来没想不知道还有这种问题,本来以为只是下面的人办事不好,刁民不愿意缴税。可现在看来情况根本不是这样……

    “北方天灾缴不起税收,南方有钱却不愿意缴税,有的人在商业税上更是随意填写金额,偌大的江浙地区交了五两商业税收?我还能说什么,干的漂亮啊?说实在的当今天子还能撑住,这还要归功于死在他千刀万剐之下的那个人……”王晨并不觉得怎么样,已经都造反了还怕说什么?

    一边的官吏却是忍不住:“大胆妄论当今天子罪该万死……”

    邵捷春直接推了他一把说道:“去一边看着……”赶走了官吏之后,邵捷春又说道:“先生大才不知道还有那些问题,朝廷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暂且不论对与错,王晨这种说法的确给了他一种拨开云雾的感觉。多多交流一下,说不定真的能问出一个颠倒乾坤之策,或许可以挽救一下?

    王晨嘿嘿笑道:“你觉得问题出在那里?”

    邵捷春沉思了一下说道:“宦官干政导致朝中内乱,且天在不断导致流民四起,外患虎虎视眈眈。”这些都是很严重很严重的问题。

    王晨端起茶杯说道:“再见……”起身就走,没什么好聊的。话不投机半句多,感觉上对牛弹琴一样。这些问题算是问题么,如果大明朝内部没有问题,这些事算的上事?后金再跳头给他割了,天灾在多仅仅一个四川和两湖之地供应全国又有何难?

    邵捷春连忙起身拉住王晨说道:“是在下不懂了……”看着王晨坐下之后她又说道:“当年大明初定,太祖定下商税那般低廉,可现如今为何要收商税,这岂不是与民争利?这种事情万万做不来,更何况天灾才导致了北方粮食颗粒无收,官员贪腐严重导致收不上来粮食……”

    王晨拿出一个碗倒入一下茶水:“这碗茶你怎么能喝到嘴里?”

    邵捷春满头的问号:“端起来喝掉……”

    “不让你用手呢?”

    邵捷春有点羞涩低下头用嘴舔了一下,王晨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却换了一个高的杯子说道:“现在不用手和脚怎么喝?”

    邵捷春想要用嘴咬住杯子,可一定会被烫到,好半天才说道:“这个有关系吗?”

    王晨拿出一张纸卷了一个吸管:“的确没有什么关系,当年太祖初定天下,就如同这么一个碗。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碗也在不断变化。可你们还在墨守成规,然后一群人告诉你继续用手端着喝啊。可事实上没有了钱粮的你们,已经等于被砍断了手和脚,你告诉我怎么喝?”

    王晨扯的有点远了,可大致就是诡辩。明朝的主题尚在,只是没有钱了。如果能从江南那里拿到钱,扫清内乱并不是问题。只可惜朝廷上的人差不多全部是东林党派系的人了,崇祯想要提高商业税无疑是痴人说梦。

    邵捷春脸色难看艰难的说道:“也就是只要那群人在朝一天,朝廷就……”这个结果绝对不能接受,那群口口声声为国为民的人,居然是最大的隐患吗?

    王晨嘿嘿笑道:“可以这么理解,只要他们在一天朝廷就会逐渐死去。等北方这群人在也收不上来一点点的税收,整个朝廷就崩塌了。过几年你就知道北方的这群贼民多厉害了,不过你不用担心那么多。一荣俱荣之下,只要朝廷扛不住他们会死的更惨。”想想后来的嘉定三屠和扬州十日,就让人觉得刺激。如果当初他们拿出十分之一的财富,也不会有这种惨剧,最后玩脱了吧?国家都要没了,拿出点钱好像要死……

    当然不否认皇室庞大的体系,自己也把自己玩死了?究其根本而言,国家不是自己的国家,家还是自己的家。说太多没有用,大家站的立场不同,那么就看各自的手段了。什么派系争斗,什么卖国求荣,在王晨看来都要打死……

    如果在对外的情况下不高度统一,那么这个国家怎么都强大不起来。有的人想投降,有的人干脆就叛变过去,有的人还送钱送粮。当然这些品行卑劣的就不说了,最可气的就是那种不作为的人。名居高位,却不能有所作为的人更可恶……

    邵捷春久久无语,他不愿意相信这种事情。说起来东林党的人氏非常的清高,在对抗收商业税的时候,哪怕是扛着棺材去死谏也不惧怕。想想几个大省的茶课税收只有可怜的个位数……

    王晨看着他也不知道说啥,反正分锅吧?嗯……东林党接个三成锅不过分,其余党派接个两成不过分。崇祯皇帝也要接个三成,至于晋商也顺手拿住自己的那二成。至于零零散散需要分锅的人太多了,王晨也分不清楚了。反正自己要推进的时候,管他谁的锅先给弄死了再说。

    忠贞为国也好,贪赃违法也罢。李自成来的时候,那群人不知道怎么跪舔,满清来的时候那群人更是跪舔的厉害。王晨在想如果自己也入关了,那么会不会也有人来跪舔呢?自己改怎么处理呢?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出世,王家庄庄主好生厉害。大明朝的确是摇摇欲坠,可还没有到必死的局面。身为臣民就不应该为国着想,怎么可以如此这般?”邵捷春有气,一方面是气朝廷那群人贪,另一方面也气王晨这般大才却不愿意向朝廷效力。

    王晨端着茶杯看着他说道:“当年唐亡的时候,最后一代君主也似你这般想的。为什么那些节度使不愿意忠义呢?为什幺野心那么大呢?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邵捷春端着茶杯看着王晨,究竟是他看的太透,还是说自己看不透呢?这些问题不能在讨论了,邵捷春觉得自己被颠覆了。感觉上在听下去自己的内心都会被颠覆,这个问题不能讨论了。

    “王举人可知道汉中等地的流民?前段时间听说王举人送了不少的粮食过去?”消息太少,邵捷春还不清楚谁是叛军的首领,也不知道大户是谁。

    王晨看着邵捷春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

    邵捷春没想到王晨回答的这么干脆,愣了一下说道:“那些流民想干什么,王举人是朝廷的官员,为何要做这种事情?”

    “流民自然只是想过好日子,至于我为何送粮食过去?难道说邵巡抚想要看到数百万灾民冲击四川?然后整个四川陷入战争?最后流民之中出现了枭雄人物,然后占据四川坐看天下宛如汉之初的高祖?”王晨笑眯眯的看着,满脑子都是造反造反。

    邵捷春皱了皱眉说道:“给了粮食流民就不造反了吗?瑞王已经被那群流民掌控,有了粮食也有了人的流民想要造反谁还拦得住?”

    王晨淡淡的小岛:“我拦得住……”

    邵捷春猛地起身,看着王晨的眼神充满了惊骇。这个人有大才,甚至有经天纬地的能力。看看一年多的时间,王家庄就不缺钱,甚至不缺粮就知道了。现在整个流民如果真的被他掌握了,那还真是可怕。有才的人如果在有了武力,那还真是控制不住了。

    “王举人可是打算造反?”看着王晨,邵捷春强行压住自己的怒气。

    王晨嗤笑:“什么是造反?算了说了你也不清楚,不过你现在上报上去恐怕有人会弹劾你,到时候如果你混不下去就来我这里看看。或者说你去汉中看看,看看我有能力改变一下这个乱世。”

    邵捷春起身说道:“原来如此……的确也只有你们王家庄可以养得起灾民,只是你们扛得住朝廷的大军吗?虽然现在局面有点糟,可绝对不代表朝廷毫无还手之力。”说到这里他还是挺硬气的。

    王晨看着他说道:“我这里可不只是有养民之策,更是有强军之法。我并不想以武力推到这一切,不然我顷刻间就是十万灾民入川。整个四川在我看来,掌中之物而已。我只是不想太造杀虐,等外面那群人把你口中的大明朝玩没了,我在出来荡平六合……”王晨起身丝毫不惧,自己也没有什么怂的。只要有人有粮食,钱都不需要王晨就有办法起事。

    或许过程会很残忍,可王晨并不会在乎痛苦的过程。太祖曾经说过,我们会走弯路会痛苦,只要我们痛苦过迷茫过,最终我们还是会走到正确的道路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大千劫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