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宇宙沉星〕〔飘摇侠道〕〔杀圣〕〔诱爱99次:惹火甜〕〔剑网画长安〕〔美漫之最强系统〕〔萌妻大神:溥少,〕〔仙界神豪系统〕〔重生痞妻:寒少,〕〔超级医生在都市〕〔言小念萧圣〕〔超级存储系统〕〔无敌丹尊系统〕〔惹霍成婚:总裁,〕〔都市妖孽武神〕〔快穿:炮灰男神,〕〔炎帝诀〕〔亡灵信条〕〔玄元立道〕〔傲绝修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周年之最后的问候 第二十九章 相识
    .. ,十周年之最后的问候

    “珍娜来了。”

    釜山一个市区的写字楼二楼大厅,此刻人已经不少了。

    不过幸好写字楼整个二层也不小,三三两两各式服装,本国传统服饰或者西服,男女老幼大小都有。

    年纪大的哈哈大笑的声音,小孩子四处跑。中年人或者端着饮料杯闲聊,年轻点的坐在那里摆弄手机,或者互相认识问候然后聊着话题。比如电影idol艺人之类的。

    当徐珍娜走进去的时候,一位五十岁的大婶赶忙拽住她拍着手:“你可算来了。这么多人就等着你登记造册呢,你看看你。”

    徐珍娜也没想到来这么多人,很是抱歉开口:“堵车。所以来得有点晚了。”

    看看周围,徐珍娜好奇:“姨母,怎么今天来了这么多人?”

    被叫做姨母的大婶是徐珍娜一个联系还算多的远房宗亲,此时笑呵呵拍着她的手:“来得多还不是好事?”

    突然拍拍头,姨母拽着徐珍娜:“快。徐夫人替你登记都半天了。可是族谱在你那,她也只能先记录下来。”

    徐珍娜一边跟着一边好奇:“徐夫人是哪位亲属?”

    姨母摇头要说话,却已经到了。

    一位伏在座位前拿笔写着什么的四十六七岁大概的女士,此时的确帮忙记录什么。

    “徐夫人。”

    姨母叫了一声,徐夫人抬头,长得普通,但还算有气质。一看就很有修养的模样。

    “内……姨母nim。”

    徐夫人温和笑着,徐珍娜一顿,也弯起嘴角,感觉好像脾气和自己很有点相像。虽然只是第一眼印象。

    “介绍一下。”

    姨母示意徐珍娜:“这位才是记录造册族谱的。倒是让你一直忙了这么久。”

    徐珍娜行礼笑着:“阿尼哈赛有。”

    徐夫人也是还礼:“内,庞港思密达。”

    徐珍娜抱歉:“我叫徐珍娜。来晚了,让您一直帮忙。”

    徐夫人也笑着:“阿尼,其实闲着也是等着。姨母nim看人多怕大家有事,忙不过来。所以……”

    “那交给你们了。”

    姨母示意徐珍娜:“我现在叫人排队……对了。”

    姨母好奇看着徐珍娜:“恩惠没来吗?”

    徐珍娜点头:“反正是自己家录的话,下午没课就过来。要是过不来就回去录。”

    姨母笑着指着徐夫人:“她家里子女也是一样。那倒是正好了。”

    说完摆手示意两人忙,她开始去组织人了。

    事实上呢。宗亲会中的类似总裁职位的,反而是家里的女性。还得是辈分高一些的。

    在曾经早期的时候,女性长辈主要在宗亲会负责后勤。但是这又不是打仗,男人在前面冲锋,女人在后面洗衣做饭缝衣补袜的。所以基本就是因为男人不干活,而女性长辈要做好所有事。比如打年糕,比如制作泡菜。比如要弄许多有时候是上百人的饭食。

    腰都直不起来的程度。

    正因此,女性长辈成为实际上很有分量的组织者和话事人。

    当然今时今日即便宗亲会还是传统民间活动,但也不需要亲力亲为做饭做菜。一个酒店包下来吃一顿就完事。

    又不用准备也不累。

    但女性长辈的话语权还是很大,很受尊重,这点从来没变。

    姨母就是这次组织宗亲会的长辈,本来要徐珍娜父亲过来,但她父亲出国做研究工作开会。所以临时让徐珍娜过来负责。毕竟一家几乎都是书香门第相关职业,徐珍娜自然也就很负责的过来。

    昨天还提前告诉了恩惠父亲。

    没想到,还是来晚了。

    “徐夫人……不姓徐?”

    徐珍娜一边等待拿出族谱要记录,以前都是必须家里男丁录入的。时代变了,而且女士长辈都有话语权,谁录入也都无所谓。

    只是族谱很重要,一直放在姨母家里保存。这是已经过了三十年后再次录入,所以拿出来交给徐珍娜父亲。

    “内……我丈夫姓徐。今天有工作,不能来。我代替了。”

    徐夫人开口答着,随即录入的已经开始排队。主要是三十年间没有录入的。

    并且麻烦在于不是写个名字就可以。要根据你祖籍是哪,长辈追溯到哪,都不能错的。

    不过好在徐夫人已经记录在一张纸上不少。

    徐珍娜先拿过来抄一下。

    没等抄完,只抄了一点,毕竟还要一一对照。

    所以那边排队的已经上前,那就先放在一边。

    “不如这样吧。”

    徐夫人没有因为徐珍娜到来而就此袖手,此时坐在一旁,示意徐珍娜:“我这边依旧记录。虽然慢点,但也总比你一个人做要更快。”

    徐珍娜笑着:“那麻烦您了。”

    徐夫人笑了笑,似乎两人也感觉对脾气。倒是无意中代替老公过来参加宗亲会,似乎也找到亲故的感觉。虽然感受两人年纪是差了好几岁的。

    一直这么记录,时间就到了中午。

    还没有录完,已经一半。暂时吃个中饭对付一下,晚上的晚饭才是重点。也是大家都期盼的。

    不是谁没吃过饭,而是这样的氛围很难得。

    闯荡社会勾心斗角,这里却谁也几乎不认识谁,偏偏大家都是一个姓氏宗亲。

    有种很放松不需要防备但又亲切的感触,都很快活欣慰。

    “吃点东西吧。”

    因为徐珍娜的工作性质忙碌,加上徐夫人帮忙。吃饭就不用自己去,姨母已经派人过来送了。

    两人也是活动一下,休息休息。

    等饭菜送来,一起坐下。

    “年纪是大了。”

    徐夫人笑着开口:“以前坐多久都没事,如今却有些累。”

    徐珍娜点头:“看起来倒是很年轻……”

    说着试探开口:“冒昧问一下,年龄……”

    徐夫人笑着:“四十九岁,就快五十了。”

    徐珍娜恍然,随即笑着:“欧尼。正好大我十岁。”

    徐夫人惊讶,随即摇头:“看着不像。倒是三十四五岁的模样。”

    徐珍娜骤然想起韩俊奕说她不像四十多岁的样子,她却才的确三十九,忍不住笑了一声。

    徐夫人不解:“怎么了?”

    徐珍娜摇头:“一个调皮的外甥。说我看着不像四十多岁。”

    “mo呀。”

    徐夫人失笑:“本来不就三十九吗?真是……”

    徐珍娜也笑了笑:“那我叫欧尼了。”

    徐夫人和气点头,随即示意一起吃饭。

    边吃边聊。

    “欧尼是做什么工作?”

    徐珍娜询问:“看着像是教师类职业。”

    徐夫人点头:“眼力很好……”

    突然一愣:“或许因为,你也是教师职业?看着气质就像。”

    徐珍娜点头:“一所大学讲师。”

    徐夫人恍然,感觉就更亲近了。

    随即看着徐夫人,徐珍娜开口:“既然欧尼的爱人没时间,那也不需要勉强。欧尼代他来……是家里有子女也要录入族谱吗?”

    徐夫人点头笑着:“有个女儿,上次录族谱的时候虽然三岁了,但可惜当时没赶上。这一次听说后,居然又没时间。但我家孩子阿爸就不想等了,所以……”

    徐珍娜恍然,却是看着周围:“没来啊?”

    徐夫人开口:“女儿也工作有些忙,所以……”

    徐珍娜一愣,想了想,开口道:“第一次录入,如今的年代,可能除了对好身份名字,还需要照片。”

    徐夫人点头:“我也知道。所以我让她抽点时间过来。”

    随即看着徐珍娜,徐夫人开口:“倒是,有照片可以吗?”

    徐珍娜笑着:“能亲自来就亲自来,不能再说。反正我家女儿也是下午来。如果实在不方便的话,到时候回去在市内,去我家也可以。”

    徐夫人赶忙摆手:“那不能打扰的。让她尽量。”

    徐珍娜没多说,两人脾气是这样。倒是不用虚伪客套。

    吃过饭,喝杯茶休息。

    大致也都清楚了,关于彼此之间的一些情况。

    也越聊越近。

    徐夫人呢,是一个钢琴学校校长。丈夫是做生意的。

    徐夫人也了解徐珍娜是一所大学的讲师,其实也是教授。只是她客气的说法,而丈夫更了不起。是一所大集团的副总裁。

    只不过毕竟初相识,两人又是谦逊温和的脾气和休养。

    没有具体说什么学校什么集团,显得有点太轻浮和肤浅。这也是必要的交际礼仪。

    “哦妈。”

    一直到下午三点的时候,还差一点就要录完了。

    权恩惠才找到这里,看到记录的母亲在那,上前叫了一声。

    徐珍娜抬头看了一眼:“来了?”

    说完示意旁边徐夫人:“这是我女儿,权恩惠。”

    随即对着权恩惠开口:“这是徐阿姨。”

    权恩惠行礼问候,徐夫人夸了几句,权恩惠就插队开始录入族谱,随即也照相之类的。

    但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人进来,皱眉看着周围,很是不耐。

    “谁是负责人?”

    他看看周围乱哄哄的样子,开口道:“这里谁是负责人?”

    姨母在一边招待人,此刻疑惑上前,开口示意:“什么负责人不负责人的。我们宗亲会,你是哪位?”

    男人皱眉看着她:“这位大婶。这里是有用途的,谁包给你们开宗亲会,乱哄哄的。一会有重要客户要来,赶紧离开。”

    说完就要往外走。

    姨母惊讶,没等追出去,突然想起什么,转头皱眉叫着:“徐志勋!呀你小子过来!!”

    果然一个不远处走来三十多岁有些尴尬的男人:“姨母nim……”

    姨母瞪着他:“怎么回事?不是说让我们用了吗?!你当时拍胸脯打包票的。这什么情况?”

    徐志勋很是无奈,开口要解释,又有些为难,随口嘀咕……

    “谁知道要这么久?”

    “呀!!”

    姨母瞪眼指着他,此时徐珍娜看到动静已经过来,揽着姨母开口:“怎么了?刚刚的人是谁?”

    徐夫人也站在一边,和权恩惠一起。

    大家都看着徐志勋,没多久,似乎就明白了什么。

    以及明白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还在找”十周年之最后的问候”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