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蜜暴击:我的恋〕〔御用兵王〕〔野性小叔,别乱来〕〔喵系小甜妻:影帝〕〔重生之军宠:六零〕〔郡主养成记〕〔我不是保镖〕〔冒牌真仙〕〔我在两界做女神〕〔超大陆入侵〕〔朱门嫡妻〕〔隐婚蜜爱:总裁欺〕〔邪帝独宠:重生巅〕〔重生商女:季少,〕〔极道拳君〕〔农妻喜种田:痴傻〕〔重生甜妻请签收〕〔迷失战境〕〔王者荣耀:陆神有〕〔天地外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海贼盖伦 第229章 戏逢对手
    在遍地生鱼片前,盖伦将剩下的活鱼仔细清点了一下:

    数量尚可,差不多还够他回上两大管血。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然后,盖伦将这些鱼小心翼翼地放回到了包裹里,又将它们视若珍宝一般放回到冰壁后面保管起来。

    而囚犯们望向盖伦的眼神中,则是充满了对于精神病患的关爱:

    “他在干嘛?”

    “为什么要切鱼?”

    “不清楚,他是不是被我们逼疯了?”

    最先从“震撼”中清醒过来的,还是那位隐隐成为众人首领的牛头人:

    “都别愣着看戏了!”

    “大家并肩子上,把这疯子的脑袋砍下来!”

    说着,牛头人将手中那根已然在激战中被砍得变形的铁棒随手一扔,便躬下身来将硕大的牛头对准了盖伦:

    “野蛮冲撞!”

    他腿部的肌肉如山峦一般隆起,浑身上下都在血脉喷张之中爆出激凸虬结的青筋。

    而那可怖的力量刚自双腿传导至地面,本就在激战中变得满目疮痍的地面便又瞬间下陷了数米。

    然后下一个瞬间,一头愤怒的巨牛便用他头顶的双角撞破了空气,如装甲战车一般向盖伦碾压而去。

    虽然是奶牛,但他那一对牛角依然坚硬锋锐。

    在覆盖上一层凝实的武装色霸气之后,那颗看起来有些憨厚可爱的奶牛牛头就成了最好的进攻武器。

    如果是之前的残血状态,盖伦肯定会用上劳伦特心眼刀这种保命招数暂时避开这杀伤力极强的一招,然后另寻机会与之决胜。

    可现在,牛头人这招全力施展的野蛮冲撞反而正中了盖伦的下怀:

    只见盖伦微微俯下身体,双脚如树根一般扎入大地,摆出了一副渊渟岳峙、坚若磐石的架势。

    然后,盖伦双臂微屈如弓、两掌合力紧攥剑柄,将有如破甲锥一般锋利的剑尖直直地对准了那颗正以疾风之势向自己撞来的牛头。

    在这一瞬间,冲撞而来的牛头人注意到了盖伦这反常的动作。

    牛头人顿时为之大惊失色:

    他之前一直仔细观察着盖伦的动作,发现对方从一开始以伤换伤的玩命打法逐渐换成了见招拆招、辗转腾挪的保命战术。

    显然,敌人那个能无视伤害的“果实能力“应该早就到了极限。

    可是那家伙现在的举动,显然又是要用老招数生死相搏。

    难道,这些生鱼片还真有补充果实能力的效果?

    可是,那家伙也没吃鱼啊!

    牛头人心中恐慌,但是...

    他那招杀手锏野蛮冲撞一旦使出,便像是一辆油门踩到底、刹车还坏了的卡车,根本停不下来。

    最终,两者还是正面碰撞在了一起。

    金铁铮鸣的音浪之中,大地凹陷、冰壁皲裂、气海翻腾。

    牛头人这一招野蛮冲撞的确威力无穷,能够一击撞碎军舰、一头撞倒山峦。

    一撞之下,盖伦的胸膛便被那锋锐的牛角彻底刺穿。

    然后,盖伦整个人都被那股巨力挑了起来,又身不由已地被悬挂在了那颗硕大的牛头上。

    “哞——”

    可是,发出惨叫的却是那个牛头人。

    因为盖伦虽然被牛角扎了个通透,但他也借着这股巨大的冲力,趁势用剑刃破开了武装色霸气、扎穿了坚韧的皮肤、最终一剑刺进了那坚硬无比的牛头颅骨之中。

    “怎、怎么可能!”

    牛头人顶着颅骨上传来的剧痛,又痛苦地嘶吼道:

    “你为什么还不死!”

    盖伦没有回答,只是面无表情地用脚踩着那颗牛头,又将自己被刺穿的躯体从牛角上拔了出来。

    一如既往地,毫发无伤。

    连铠甲都没有破损,仿佛刚刚那穿胸而过的伤势都只是幻觉。

    囚犯们尽皆为之震慑:

    连刚刚那种层次的攻击都能无视...

    面前这个剑士,真的是他们几个人能杀死的吗?

    牛头人的痛呼仍在继续,身体也逐渐变得无力。

    毕竟不是谁都能像盖伦一样,脑门上嵌着一把剑还能作战。

    “谢谢你送头过来,倒是真省了我一番力气!”

    盖伦笑着对脚下踩着的牛头人说了一句废话,便双手紧攥剑柄,将已然刺入牛头人颅骨的大剑又重重地往下一压。

    剑刃无情地刺入了更深入、更致命的地方,而牛头人的痛呼也瞬间为之一滞。

    牛头人瞬间退化成人类形态,全无生息的躯体轰然倒下,

    盖伦握着那柄染血的大剑,又冷眼向其他囚犯望了过去。

    刚刚牛头人的撞击威力非同小可,让盖伦才回满的血条瞬间掉了一小截。

    而稍稍有些强迫症的盖伦,永远都喜欢回满血才出门。

    所以,盖伦又对那些囚犯使出了老招数:

    “那么...”

    “下一个,是谁?”

    这一次,囚犯们比之前还要慌乱。

    牛头人的实力远比他们强悍,最终却还是因为出面挑衅盖伦而被斩于剑下。

    鲜血淋漓的教训,让囚犯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盖伦也满意地暗暗微笑,便在一众囚犯们忌惮而畏惧的目光中默默地等待着自己的血条回满。

    可这时,发愣的囚犯中却是蓦地站出来一个男人:

    他长着一张坏人专属的丑脸,丑得却也没有什么特色。

    他的武器,也只是一把从守卫那抢来的、平平无奇的太刀。

    在之前的鏖战中,这位剑豪也只是众多被盖伦忽视的敌人之一,并没有展现出什么能让盖伦警惕的能力。

    但是,他还是在众人犹豫的时候站了出来。

    “好啊!”

    眼见着回血计划再次被打断,盖伦心情很是糟糕:

    “竟然还有敢蹿出来送死的!”

    “不!”

    剑豪深深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副濒临崩溃的失神表情:“我是来投降的!”

    “什么?”

    站在他后面的囚犯们个个大惊失色,不禁出声喊道:

    “你疯了吗?”

    “在这里投降,你想一辈子呆在监狱里吗?”

    “没错!”

    “我就是死、回牢里关一辈子,也不要和这种怪物战斗!”

    剑豪脸上的表情愈发崩坏,又将手中的太刀狠狠地往地下一掷:

    “老子砍了他这么多刀,砍得这把破刀都卷刃了...”

    “你们看!那家伙身上有一点伤吗?”

    “我练这剑术有何用!”

    说着这些肺腑之言,剑豪的丑脸上淌下了信仰崩塌的泪水。

    那些与之感同身受的囚犯们也听得男默女泪,心中满是凄凉。

    而剑豪掷刀于地之后,便又缓步走上前来,最终扑通一声跪在了盖伦身前:

    “大人,我投降!”

    “您就让我回去坐牢吧!”

    “这...”

    盖伦神色一滞,心中不禁咆哮起来:

    谁想让你投降啊!

    我等了这么久才等到一个名正言顺来推进城刷经验的机会,你们竟然死了几个人就要投降?

    可是,就在下一个瞬间...

    盖伦心中的纠结便被彻底打消了。

    只见那跪地求饶的剑豪眼中精光一闪,一只手便如闪电一般迅速行动,从怀中摸出了一件东西。

    他爆发出来的速度实在太快、动作实在太过灵活,所以直到那冰冷坚硬的东西拷在了盖伦的手上,盖伦才蓦地反应过来——

    这是海楼石手铐。

    “哈哈哈哈!”

    剑豪从地上爬了起来,又张狂地大笑了起来:

    “蠢货,真以为老子要投降吗?”

    “那种鬼地方,我怎么可能会回去!”

    “我走之前特地带来一副海楼石手铐,为的就是对付你这种没脑子的果实能力者!”

    突如起来的局势变化,让一众囚犯们都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看清楚那拷在盖伦手上的海楼石手铐的时候,他们的表情都瞬间从凄风苦雨变化成了满面春风:

    “海楼石!”

    “他被海楼石铐住了!哈哈哈哈...”

    “额...”

    一片笑声的海洋中,盖伦的脸色变得十分古怪。

    囚犯们狂欢的气氛实在太过热烈,盖伦都有些不忍心去打搅。

    而之前胆气尽失的囚犯们此刻更是变得气势如虹,个个都摩拳擦掌地想要凑上前来好好给盖伦一个教训。

    盖伦见到此景,不由心中一动。

    他的脸上瞬间多了几分虚弱无力、几分惊慌失措。

    他直挺挺立在原地的身体蓦地打了个踉跄,握着大剑的手也像中风一样不住颤抖,似乎浑身的力道都被那海楼石手铐吸走了一般。

    “你、你!”

    盖伦“艰难”地伸出手指向那个出阴招的剑豪,又脸色煞白地叫骂道:

    “你竟然如此卑鄙无耻!”

    “哈哈哈...卑鄙无耻?”

    剑豪得意地大笑,又十分满足地欣赏着盖伦脸上那“惊恐”的表情:

    “小子,你还是太年轻,太天真!”

    “让我给你好好上一课:”

    “为了实现目的而不择手段,这才是真正的海贼!你还是少玩点过家家的游戏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节课你上了也没用...”

    剑豪脸上露出了狰狞残忍的笑容:

    “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这些知识,你就留着在地狱里面用吧!”

    “哈哈哈哈...”

    猖狂的笑声汇作一片,凶神恶煞的囚犯们都手持利刃紧紧围了上来。

    只待着众人手起刀落,让那个令他们吃了不少苦头的不死怪物人头落地。

    然后...

    盖伦瞧准了方位,一剑刺出。

    嘶啦——

    一声有如布帛撕裂的声音蓦然响起,鲜血随即如泉水一般汩汩涌出。

    在毫无防备之下,那名剑豪和他身后站着的一个倒霉鬼,被盖伦一剑双雕串成了糖葫芦。

    他们脸上的惊骇之色还未凝成,那剑刃上又燃起了熊熊烈火。

    这金红色的圣焰初一现身,便直接从胸腹之中吞噬了敌人的五脏六腑,令其根本无力挣扎。

    剑豪面如金纸、口吐淤血,又在剧痛之中死不瞑目地对盖伦吼道:

    “你、你怎么还有力气!”

    “呵呵...”

    盖伦冷笑一声,脸上满是不屑:

    “在我面前演戏?”

    “班门弄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枕上名门: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