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误会,你是属狗的吗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时晋白眨了眨大眸,非常嘴甜地叫了声:“萧叔叔!”

    萧铮楞了一下,“你儿子?”

    “我哪儿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儿子,这是我三哥的儿子,星辰,这不是三哥醉倒美人乡,把三嫂带走,儿子给扔下了吗,所以就只能由我来带他了。”

    萧铮点了下头,“既然如此,你让我过来做什么?”

    魏牧之叹了口气:“这不是最近发生了连环凶杀案,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上头给了限定的期限破案,我这前脚才出来接人,局里的电话就催个没完没了,但我总不好把孩子带到局里去,所以想着让萧美人儿你给我带一晚上。”

    让他带孩子?萧铮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萧叔叔,我很好带的,你只要给我一张床,一条被子,我绝对不会吵你。”

    为了晚上能有地方睡,时晋白把可怜卖萌给发挥到了极致。

    萧铮原本是有些犹豫,但听到时晋白这么懂事的话之后,就同意了。

    魏牧之立马就笑吟吟地把时晋白交给了萧铮,“那就麻烦萧美人儿帮我带一晚上,明天一早我就过来接人。”

    说着,正打算上车的时候,魏牧之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了萧美人儿,我记得你妹妹今年刚好十八岁吧?”

    提起萧婷,萧铮的脸色一沉,提防地看着魏牧之,“你问这个做什么?”

    魏牧之摸了摸鼻尖,“别误会别误会,我对你妹妹可没兴趣,只是最近m市里有个丧心病狂的杀人犯,已经害死了三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年纪都只有十七八岁,想着你妹妹好像也是这个年纪,所以就和你说一声,让她晚上最好不要出门。”

    萧铮没想到魏牧之是这个意思,脸色有些尴尬,“抱歉。”

    魏牧之笑眯眯地回道:“萧美人儿这么客气做什么,我们之间还用说这种客套话吗?”

    这话说得,好像他们之间感情很好一样。

    ――

    江山华苑。

    陆琰才回房间,把时初夏放在床上,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佣人的声音。

    “小少爷,您先把鞋子穿上啊小少爷……”

    “小少爷,这是金鱼缸的水,不能喝啊!”

    “小少爷快快放下来,这是价值两百万的花瓶,不能砸啊!”

    噼里啪啦!

    砰砰啪啪!

    楼下真是一片混乱不堪。

    陆琰皱了下眉,从房间出来,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就瞧见陆星辰在楼下,光着脚丫,怀里还抱着一只紫砂壶,窜上窜下的,像只猴子。

    因为之前从来都没有让陆星辰碰过酒,所以连陆琰自己都没有想到,陆星辰喝醉了酒之后,精力竟然会这么旺盛。

    恰好,陆星辰跳到了沙发上,在佣人扑过来想抓住他的时候,他打算往凳子上跳。

    结果在下一秒,就被一只大手给揪住了后领。

    像是提小鸡儿一样地把他给提了起来。

    “陆星辰,闹够了没有?”

    小奶包张牙舞爪的,想要摆脱陆琰的桎梏。

    陆琰不耐烦了,直接就拎着他,到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而后让陆星辰的脸朝着水龙头。

    哗啦啦!

    这水冲到陆星辰的脸上,小奶包顿时就停止了挣扎。

    站在后面,完全看得目瞪口呆的佣人们:“……”

    用这种方式来给小少爷醒酒,果然是亲爸啊!

    而后,陆琰把终于安静下来,软成了一摊烂泥的陆星辰交给了管家,“带他去睡觉。”

    解决完了陆星辰,陆琰就回了楼上。

    结果一打开房门,却发现床上空空如也。

    陆琰皱了下眉,人呢?

    他记得,上次时初夏陪他在饭局上喝醉了,除了吐了他一身之外,也没撒什么酒疯。

    难道这酒疯还是间接性的?

    “时初夏?”

    没人有回应,陆琰先去了浴室,没人人。

    又去了阳台、衣柜,全都没有人。

    难道是趁着他刚才去楼下的时候,偷偷跑出去了?

    陆琰正打算出去找人的时候,忽然,就听见有呼吸声传来。

    顺着声音,最终,陆琰在床底下,看到了正趴在地上,睡得甚是香甜的时初夏。

    叹了口气,陆琰耐着性子道:“时初夏,过来,床底下不能睡,出来。”

    哪知,小女人吧唧了下嘴,把脸歪到了另一边,完全不理会他的话。

    “时初夏,再不出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下,陆琰是彻底失去耐心了,半个身子叹了过去,抓住时初夏的手,将她往外拖。

    时初夏不肯出来,一个劲儿地往里躲。

    这么拉拉扯扯间,陆琰直接就用蛮力,将她一下拽了出来。

    时初夏一扭头,反口就在陆琰的手背上咬了下来!

    陆琰眉头微微一蹙,“喝醉了就咬人,时初夏,你是属狗的吗?”

    时初夏恶狠狠地盯着他,不等陆琰有下一步的动作,她忽然眼睛一眨,这豆大的泪花,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断地往下砸。

    显然,陆琰没想到时初夏忽然会哭了,倒是有些手忙脚乱。

    “哭什么?”

    说着,就拿空余的那只手,擦拭她眼角的泪花。

    时初夏松开嘴,可怜巴巴地说道:“你……你欺负我。”

    陆琰又是无奈又是好笑:“我哪里欺负你了?”

    时初夏掷地有声地控诉:“你不给我睡觉!你是坏人,大坏蛋!”

    “床底下也能睡?等感冒了,你哭都来不及!”

    时初夏耍无赖:“我不管,我就要睡,不给我睡我哭给你看!”

    说着,时初夏又要往床底下钻,陆琰赶忙把他捞了回来,“只要你不往床底下钻,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时初夏歪着脑袋,看着他,“真的吗?”

    陆琰耐着性子道:“不骗你。”

    时初夏立马就爬上床,从包包里拿出手机,而后盘坐在地上,捧着手机,眼巴巴地瞅着陆琰,“我要红包。”

    陆琰抽了抽嘴角,醉成这个样子,竟然还想着红包,这只掉进钱眼里的小野猫!

    “你想要多少?”

    时初夏掰着手指头,“一块两块……我要,要五十块!”

    陆琰拿出手机,给陆明非打了个电话:“马上给我w信转一万。”

    才在w信里转了一万,立马又被掏空了的陆明非:“……”

    嘤嘤,太过分了,每次哄嫂嫂都拿他的钱,还塞他一嘴狗粮,还有没有天理了!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