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心软,真是委屈极了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时初夏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直接冲了上去。

    但她的距离,和董映雪还是差太多了,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却只碰到了董映雪的手指。

    眼睁睁地,看着董映雪一袭红衣,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砰地一声!

    坠落在地上,瞬间,鲜血染红了一地。

    而董映雪睁大着眼睛,明显是死不瞑目。

    “啊,有人跳楼了!”

    “杀人了杀人了,那个女人杀人了!”

    ……

    因为时初夏着急去抓人,但因为没有抓住,她的半个身子都跟着探出了天台。

    以至于,在董映雪跳下去的时候,她的脑袋探出去,让外头听到动静的人,都给看了个正着。

    时初夏觉得自己今天出门的时候,应该看一看黄历,否则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意外。

    从天台上跑下来,时初夏赶忙去查看,但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而且还是头先着地,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呼吸。

    听到动静的人都聚集了过来,从高处跳下,还是头着地,这死相实在是太惨了。

    “这人好像是董映雪啊,怎么跳楼自杀了?而且还选在这种日子里,真是晦气!”

    “不是跳楼自杀,是被这个女人给推下来的,我刚才听到动静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女人在天台上,刚刚冲下来的。”

    “哟,胆子真是大,光天化日就敢杀人,这是有多大的仇啊!”

    ……

    时初夏本来还是关心着董映雪的死活,结果就听周围的人越说越过分,满嘴笃定是她杀的人,简直是可笑至极。

    “人不是我杀的,你们没有任何证据,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有这个闲工夫,就赶紧报警,这可是一条人命,不是儿戏!”

    说着,时初夏起身来,就想出去报警,结果被围观的人给拦了住。

    “见过贼喊捉贼的,还没见过像你这种,杀了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大家把她拦住,千万不能让杀人犯就这么逃走了!”

    “没错,竟然这么猖狂,赶快报警,让正义来制裁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这些人在说话的时候,还抓住了时初夏的手臂,不让她离开。

    原本时初夏也就没打算离开,但被他们这么拉拉扯扯,顿时就生气了,“都给我松手,我说了我没有杀人,指控我杀人也要拿出证据来!”

    “我们都亲眼看到了,你还敢狡辩,总之在警察来之前,我们是绝对不会让你走的!”

    金瑶是在听到这边的动静之后,匆匆赶过来的,就瞧见时初夏被一帮人给通通围了住。

    “初夏,发生什么事了?”

    不等时初夏说话,有人就抓住了金瑶,“你和这个杀人犯认识,那么你也一定是同谋吧?”

    什么鬼,杀人犯?

    金瑶这才看到,在地上,赫然躺着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顿时吓得腿都软了。

    腿肚子都在打颤:“死死……死人了!”

    就在两相争执之下,警察赶了过来。

    魏牧之刚出院,才回到警局,都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接到了案子。

    匆匆赶过来的时候,就瞧见被众人给团团围住的时初夏,以及金瑶两个人。

    “警察同志,就是这个女人,我亲眼看到是这个女人把人推下来的!”

    “没错,这个杀人犯实在是太猖狂了,要不是我们这么多人堵着,她还想跑呢!”

    时初夏听了简直是想笑,“我和董映雪根本就不认识,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我吃饱了撑着没事干,要去杀她?”

    “好了都不要吵了,所有目击证人都控制起来,保护犯罪现场。”

    这些人一直嚷嚷着说是时初夏杀的人,但真当要去警局当目击证人的时候,这些人又都犹豫了。

    因为他们是明星,属于公众人物,出入警局这种地方,难免对于他们的形象会有所影响。

    不过魏牧之可不管这些,不论他们是自愿还是不自愿,只要在现场的,都给一并带到了警局问话。

    而时初夏和金瑶,一个被指控为杀人犯,一个又被称之为帮凶,自然也都被带去了警局。

    审讯室。

    在魏牧之从现场取证回来之前,已经有警员在审问时初夏。

    “人我来审,你先出去吧。”

    魏牧之的吩咐,警员当然不敢耽搁,立马就出去了。

    先把录像给关了,魏牧之才坐了下来,“三嫂,你先把大致的情况和我讲一下。”

    “你不怀疑是我杀的人吗?”

    闻言,魏牧之倒是笑了,“我好歹也干了这么多年,出过那么多次现场,还能不了解杀人犯的基本特征么?而且三嫂你和董映雪在之前没有任何的交集,没有理由要杀她,而且哪有人杀人,会蠢到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呢。”

    时初夏就把之前的情况都和魏牧之说了一遍,末了叹了口气:“我就是想去拉住她,但还是慢了一步,这算不算是我间接害死了她?”

    “怎么会,三嫂你完全是出于好心,董映雪的死,不是你造成的,不过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还要辛苦三嫂在警局多呆一会儿。”

    只要能证明清白,时初夏倒是不介意在警局呆多久。

    只是在审讯室坐久了,时初夏倒是有点儿后悔,没有多穿一点儿衣服,坐着坐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就在时初夏趴在桌子上休息的时候,忽然,外头有动静出来:“陆先生,在案子没有查清楚之前,您不能进去,陆先生……”

    砰地一下。

    门就被人一把给推了开,时初夏错愕地抬头,就瞧见男人修长的身形,站在了门口。

    身形高大,面色清冷如霜,似是匆匆赶了过来。

    之前,就算别人冤枉是她杀的人,时初夏也秉承着行得正,坐得直的精神,丝毫不气馁。

    即便是被关在审讯室审问,她也没觉得怎么样。

    可是此刻,在看到陆琰出现在审讯室门口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各种心酸委屈,就像是喷泉一下,咕咚咕咚地就跟着都冒上来了。

    眼角一酸,眼泪先不争气地落了下来,带着一种颤抖的哭腔:“陆琰……”

    在来的路上,陆琰的确是火大,但当看到,时初夏孤零零地被关在审讯室,看到他就掉眼泪珠子的时候,心口顿时就软了下来。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