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舒坦,怎么不叫我一声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萧铮都这么说了,小王哪儿还敢有异议,连连应声道:“萧爷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别人来吵魏处休息的!”

    等小王走了之后,萧铮才提着一袋饭盒,走进了休息室。

    他进去的时候,魏牧之还窝在床上睡觉,只是身上没有盖什么东西,所以睡着的时候,缩成一团。

    这个男人,生活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拘小节。

    走过去,把饭盒放在一边,给他把被子给盖好。

    魏牧之做了个噩梦,在梦里,是漫天的大火,一点一点地把他给吞噬。

    耳边都是叫喊声,还有哭声。

    画面一转,有人推了他一把,冲着他大喊道:“快跑!”

    他被推出了火海,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在顷刻间被大火给吞没。

    “不要!”

    魏牧之猛然之间惊醒,惊出了一身的汗。

    意识还模糊的时候,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做噩梦了?”

    一抬头,就看到一张纸巾递到了他的面前。

    再往上这么一看,就瞧见萧铮正站在他的跟前。

    接过纸巾,魏牧之擦了下额头的汗,拧了拧眉心,“我……我睡多久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熟过了,以至于,好久都没有再做过的噩梦,再一次浮现在了脑海里。

    “不久,也就三个小时左右。”

    三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对于魏牧之而言,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

    更何况,现在还是白天,一睡就睡了三个小时,而且还睡得这么熟,就更加是难得的了。

    魏牧之拧了拧眉心。“我怎么睡了那么久,萧美人儿你怎么也不叫我一声?”

    “你的手下说,你昨天一整晚都没睡。”

    魏牧之摸了摸鼻尖,笑眯眯地道:“这不是赶案子,没时间睡么。”

    正说话的时候,肚子就先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等着,我去把饭菜热一下。”

    这些饭菜,都是三个小时前买的,等魏牧之睡醒了,早就已经凉透了。

    在萧铮热好饭菜回来的时候,魏牧之已经下床了。

    走进来的时候,就听到魏牧之在嘀咕着:“奇怪,今天局里怎么没人给我打电话,今天这么太平的吗?”

    萧铮特意和小王吩咐过了,局里的人当然是不敢来打扰魏牧之难得的休息时间。

    “吃饭吧。”

    把饭菜摆好,萧铮把筷子递给了他。

    魏牧之赶忙走过来,接过筷子后,乐呵呵地道:“一觉醒来,就能享受到萧美人儿的至尊vip服务,真是舒坦呀!”

    一边说,魏牧之就一边快速地往嘴里扒饭。

    萧铮在旁边看着,忍不住说道:“吃太快对胃的消化不好。”

    “我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嘿嘿。”

    在局里,一忙起来,大多数的时候,一天连饭都顾不上吃。

    所以每次吃饭的时候,都是在几分钟之内就解决了。

    萧铮没说什么,折身去拿了什么东西。

    魏牧之没注意,在几分钟内把饭菜给解决了,舒坦地摸了摸肚子,“吃饱喝足就是舒服呀。”

    “坐着别动。”

    正打算起来的魏牧之一脸懵逼,就看到萧铮按住了他的头顶,而后伸手就朝着他的脸探过去。

    下瞬,魏牧之觉得左边的脸颊有一丝刺痛。

    紧随着,就瞧见萧铮拿了张创口贴,往他的脸上贴去。

    “应该是手指划的,不至于破相。”

    说着,贴好了之后,萧铮就缩回了手。

    魏牧之拿镜子一照,左脸颊上贴了一张创口贴。

    如果不是萧铮拿创口贴给他贴,他还真的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颊,什么时候被划伤了。

    仔细想想,应该是当时在监护室门口的时候,被那个大吵大闹的妇女给划伤的。

    魏牧之摸了摸创口贴,笑眯眯地道:“男人嘛,身上留几道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萧铮皱了下眉,“所以你后背的伤疤,都是查案子的时候,留下的?”

    “有些是,有些不是。”

    萧铮想起刚才,魏牧之睡着的时候,一直在说梦话。

    只是声音很轻,他没听清楚,魏牧之究竟说了什么。

    这一瞬间,他忽然有些想知道,魏牧之的过去,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脑子里闪过这个想法,口上就先问了出来:“你为什么要当警察?”

    这么受苦受累,还时刻有生命危险。

    作为魏家的大少爷,他完全可以继承魏家的庞大家业,养尊处优,做个人上人。

    “曾经有个人,很想当警察,所以,我就当了警察。”

    这是什么理由?

    萧铮显然是没听懂,魏牧之已经站了起来,拍了下他的肩膀,“萧美人儿,今天非常谢谢你,吃饱喝足,我该去开工了,晚点再见。”

    ——

    时建峰从医院跑出来之后,原本想着去哪里躲两天,避避风头。

    哪知,他前脚才从医院跑出来,后脚就被人给直接套麻袋带走了。

    时建峰在外面混了那么多年,因为赌博吸毒,欠了不少钱。

    他以为,这次是仇家找上门来,要剁了他,吓得不行。

    在头顶上的麻袋一被打开,时建峰扑通一声就跪下来,哭爹喊娘地求饶:“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欠的钱我一定会还上的,你们再宽限我两天吧……”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道厚重的声音响起:“时建峰,m市本地人,因为酒驾撞人,坐了五年的牢,我说得没错吧?”

    时建峰懵了一下,抬头的时候,就瞧见一个男人站在他的面前。

    虽然没见过,但在眉宇之间,时建峰总觉得这个男人和谁长得很像。

    哆哆嗦嗦地开口:“你……你是哪位啊?”

    “时初夏是你女儿,对吗?”

    时建峰眼睛一转,立马点头道:“是是是,初夏是我的女儿,亲生女儿,她有钱,她最近交了个男朋友,姓陆,那个男人非常有钱,只要你能让我打个电话,我立马就让她汇钱过来……”

    “今天早上,你在网咖失手捅了人,现在,满城的警察都在搜捕你,只要你出了这扇门,就立马会被逮捕。”

    时建峰被吓得一哆嗦,“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他在网咖捅人的事情,被魏牧之暂时压了下来,按理说,知道的人应该不多。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