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磨叽,不就是求个婚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啧啧,不就是求个婚,表个白吗,这两个人怎么磨磨唧唧的,到现在也不来实际的,真是看得人干捉急!

    陆星辰将笼子塞到时晋白的怀里,而后跑了过去。

    伸出一双小胖手,往时初夏的身后推了一把。

    本身,时初夏离陆琰的位置就非常接近,几乎就是一个呼吸之间的距离。

    被这么一推,时初夏猝不及防地向前一晃。

    而后,下一秒,唇瓣就贴在了男人的薄唇上!

    卧槽,剧情不该是这么发展的啊,先主动吻她的,应该是陆琰才对啊!

    香玉都已经直接送到怀里来了,陆琰哪儿还会客气。

    强有力的手臂,圈固住了时初夏的腰肢,继续加深了这个吻。

    陆星辰回到原位的时候,时晋白正用手机在录像。

    看到他回来了,立马朝着他竖起了大拇指,“弟弟真有你的,我觉得照着这个发展趋势,咱们马上就会有小妹妹了。”

    也不知到底亲了多久,时初夏觉得脑袋都变成浆糊了。

    直至,男人终于肯放开她,低笑着道:“还不肯原谅我吗,嗯?”

    有些回过神来的时初夏哼唧了声:“别以为你吃了我豆腐,我就会原谅你,现在……你勉强只能算是在考核期,到底要不要继续和你发展下去,我得好好考虑考虑!”

    说完这句豪迈的话,时初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陆琰笑了声,将外衣脱了下来,披在时初夏的身上,“嗯,你想怎么样都成,只要你开心就好。”

    卧槽,这猝不及防的情话,还说什么自己不会撩人,明明张口就撩得人不要不要的!

    时初夏拿胳膊肘抵了他一下,“别以为你送我一枚戒指,我就会原谅你昨天的行为,以及你今天失踪一天的恶行!”

    怀中的小女人,凶巴巴的,就像是一只炸毛的小野猫。

    从没人敢这么恶狠狠地和他说话,更没有人能让他这么费尽心思。

    以前陆琰不懂,但现在,他觉得,这么用尽手段,却宠着一个女人的感觉,挺好的。

    轻笑了声:“嗯,是我的错,随你罚。”

    对于今天究竟是去做什么,陆琰并没打算解释。

    无论过程怎么样,结果是好的就成。

    时初夏正打算放狠话,忽然,肚子先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啊咧,这下囧大了。

    男人低笑出声。

    时初夏捂住肚子,恶狠狠地瞪着他,“笑什么笑,不准笑,没见过肚子饿吗?”

    “想吃什么,回去我给你做。”

    时初夏哼唧了声:“吃肉。”

    因为陆琰一整天不在,她带着两只小奶包弄不到什么好吃的,几乎是啃了一天的面包,就晚上的时候加了几个土豆,可谓是凄凄惨惨兮兮。

    协商好之后,时初夏几乎也没什么火气了。

    夜里外头凉,陆琰打算原路返回,结果拨开草丛的时候,就看到两只小奶包靠在一块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大概是觉着冷,两颗脑袋靠在一起,抱着缩成一团,互相取暖。

    而在他们的脚边,横七竖八地倒了不少笼子。

    这些,都是刚才他们放了一大堆的萤火虫之后,留下来的。

    陆琰先把时晋白抱了过去,时初夏就抱陆星辰。

    “把大白和星辰当苦力,你倒是用得很顺手呀。”

    看把两只小奶包给累得,都在外头直接睡着了。

    不过也是,被这么一闹,现在也已经是挺晚的了,按照往常,两只小奶包早该洗洗睡了。

    陆琰低笑了声说道:“他们最怕我和你吵架。”

    闻言,时初夏脸颊一红,别开视线,“谁……谁乐意和你吵架了,都是你不好!”

    次日一早。

    陆星辰匆匆跑了进来,“妈咪,妈咪快醒醒,时晋白发烧了!”

    一句话,瞬间让时初夏惊醒。

    “发烧?大白发烧了?”

    时初夏睡意全无,随便拿了件衣服,就冲到了他们住的小房间。

    将被子往下拉,时晋白的小脑袋露出来之后,就瞧见,他不太正常的通红脸颊。

    抬手这么一摸,果然有些烫手,不过不是特别烫,只是比正常温度要高一些。

    大摸是被吵到了,时晋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小夏夏……”

    “妈咪在这儿呢,大白哪里觉得不舒服吗?”

    时晋白努力地睁开眼睛,软绵绵地说着:“头晕。”

    “星辰,把温度计拿过来。”

    陆星辰赶忙去拿温度计,这么一量体温,三十八度五。

    “星辰,我去冲感冒灵,你在这里看着大白。”

    在时初夏去楼下的时候,陆星辰把被子又给时晋白拉好,老气横生地说道:“让你多穿一点儿,冻感冒了吧?”

    “弟弟你离我远一点儿,不然感冒会传给你的。”

    陆星辰握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在被子底下,“我像是那种会被小感冒吓倒的人吗?好了,你可以闭嘴了,闭上眼睛,睡觉。”

    “弟弟你给我唱首歌儿呗,你唱歌我就睡得更快了。”

    陆星辰耳垂一红,哼唧了声道:“睡个觉,你要求怎么这么多?”

    时晋白可怜巴巴地眨了眨大眸,“我都感冒发烧了,弟弟你都不肯唱歌给我听,你一定是不爱我了……”

    眼瞅着时晋白越说越离谱,陆星辰最终被他的无耻所打败,给他唱了一首英文版的《小星星》。

    时初夏端着感冒灵回来的时候,就听到房间里传出了歌声。

    推门进去,一眼就瞧见,陆星辰坐在床边,握着时晋白的手,正唱歌给他听。

    这样温暖的画面,时初夏实在是不想去打扰。

    但感冒灵还是必须要喝的,不然感冒加重可就不好了。

    把时晋白叫醒,哄着他把感冒灵喝完了,才让他重新睡下。

    “妈咪你去忙吧,我在这里看着时晋白。”

    时初夏笑着摸了摸陆星辰的小脑袋,“辛苦星辰了,大白要是有任何情况,都要来叫妈咪,知道吗?”

    吩咐完了之后,时初夏拿着空碗从楼上下来。

    刚巧,陆琰从外头回来,手里还提着一个水桶。

    “一大早的,你去做什么了?”

    陆琰将水桶放在一边,淡淡回道:“你不是说昨天吃了一天的面包,想换口味?我去捕了些鱼。”

    说着,陆琰的眸光放在时初夏的手上,“怎么泡了感冒灵?身体不舒服?”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