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我在泰和酒店门口看到你,我记得,你来姨妈不是这个日子,是提早了吗?”

    说着,何洛川把她扶了起来,在她的身后垫了个枕头,而后把杯子递到她的嘴边,想要喂她喝。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时初夏接了过去,喝了几口,才回道:“是提早了,我今天本来是想去堵宋庭桓的,但倒霉到家了,人没堵到,还撞上了宋见信,这也就算了,在逃命的时候,大姨妈还提前,我都觉得我要挂在那里了。”

    何洛川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时初夏瞪了他一眼,抬腿想踹,结果这一动,下面的量就更大了……

    憋着笑,何洛川赶忙按住她的腿,“我的错我的错,祖宗你就别乱动了,肚子不疼了?”

    “本来好一点儿了,被你一气,就更疼了!”

    何洛川帮她把被子盖好,“这段日子,你都没住在花桥小区,是住在陆琰那儿吗?”

    “嗯,我现在是住在他那儿。”

    何洛川忽然抬眸,看着她,“夏美妞,你真的想清楚,要和陆琰在一起?陆门关系复杂,陆琰他给不了你想要的平淡生活……”

    “这不重要,只要我喜欢他就可以了,而且,大白也离不开星辰,我们一家人能在一起就已经很好了。”

    她说的是一家人,而她口中的这一家人,没有他任何的位置。

    好一会儿,何洛川都没有说话。

    时初夏在把一杯红糖水喝完之后,稍微舒服了一些,在把杯子递给他的时候,发现何洛川没有反应。

    “大川?你怎么了,发呆想什么呢?”

    何洛川猛然间回过神来,勉强笑了下,“夏美妞,下个月我有个演唱会,你能以观众的身份到场吗?”

    时初夏有些奇怪,“演唱会?你不是一年才办一次演唱会吗,我记得上个月,你不是才办过吗?”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那天,你能到场吗?”

    不知道为什么,时初夏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应声道:“当然可以,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一开演唱会,又能大赚一笔,大川,最近学聪明了,不再那么固执了呀!”

    即便现在已经处于歌坛的神级地位,但何洛川对歌的要求非常高,以至于每年都只会开一场演唱会。

    何洛川正想要说什么,忽然,有门铃声响起。

    “有人来了,你不去开门吗?”

    想说的话都到喉间了,也没机会能说出口,何洛川起身道:“你坐着别乱动。”

    透过猫眼,何洛川一眼就看到,陆琰站在门外。

    陆琰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按了好一会儿门铃,都不见有人开门。

    但这车是停在门外,说明何洛川此刻是在家里的。

    “何洛川,如果你再不开门,我不介意让人把你的别墅给轰了。”

    拐走他的女人,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地不开门,真是找死!

    何洛川将门打开,“陆琰,堵在我家门口,我可以随时叫保安过来哄你出去。”

    陆琰冷笑了声,“你带走我老婆,我没有让人抄了你家,已经算是仁慈,让开。”

    说着,陆琰就要往里走。

    “陆琰,你没有资格私自擅闯我家。”

    在说话的同时,何洛川就出手。

    而陆琰的反应也是非常快,两个人在眨眼之间,就过了好几招。

    “陆琰?”

    听到了时初夏的声音,陆琰和何洛川的动作同时停了住。

    时初夏就在楼梯的转弯口,站在扶栏边,半个身子探出来,正好就瞧见,楼下的两个人。

    “你们刚才是在打架吗?”

    说着,时初夏就往楼下走。

    何洛川一看时初夏要下来,赶忙过去,“夏美妞你现在不能乱动……”

    话还没说完,陆琰已经迈开了长腿,快他一步先走了过去。

    二话不说,就把时初夏给抱了起来。

    “哎陆琰你先放我下来……”

    陆琰的语气很冷:“闭嘴。”

    何洛川拦在前面,不给陆琰走,时初夏生怕他们两个再打起来,赶忙说道:“大川,今天谢谢你,我先回去了。”

    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时初夏就选择跟陆琰走。

    是呀,在她的思想里,她觉得陆琰和她才是一家人,而他终究也只是个外人而已。

    即便是再不甘心,何洛川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琰抱着时初夏离开。

    他站在原地,默默地捏紧了拳头。

    这是最后一次,他看着时初夏离开,下一次,他一定会把她抢回来!

    抱着时初夏上了车,原本陆琰的确是挺生气的,但看到时初夏脸色苍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这气终究还是消了大半。

    “这好像不是回家的路吧?”

    陆琰淡淡应道:“嗯,先去医院看看。”

    一听去医院,时初夏赶忙摆手,“不用不用,就只是痛经而已,而且这种毛病,医生也治不了的。”

    陆琰蹙了下眉,“你这毛病,是什么时候有的?”

    “以前是没有的,但生了大白……哦,还有星辰之后,大概是没有调养好,后来每次来的时候,都特别不舒服。”

    岂止是不舒服,简直是痛得死去活来的。

    忽然,陆琰把车停了下来,在时初夏一脸懵逼的时候,他倾靠了过来。

    抬手抚上她的面颊,“抱歉。”

    时初夏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你和我道什么歉?”

    “这些年,你一个人带着大白,很辛苦吧?”

    闻言,时初夏倒是笑了,“大白三岁就能自己做饭了,还能自己上下学,完全不需要我担心,哪儿会辛苦呀。”

    “我已经把大白的事告诉爷爷,爷爷的意思是,想趁着他还在的时候,让大白认祖归宗。”

    这话的意思是,要让陆门的人都知道,时晋白是他陆琰的儿子,这是要正式地确认时晋白作为陆门小少爷的身份。

    时初夏想了想,才问道:“大概什么时候认亲?”

    “最迟是下周,我已经让人在选日子。”

    对此,时初夏没有什么意见,“你安排好就行了,我都同意的。”

    “夏夏。”

    男人忽然沉沉地唤了她一声。

    时初夏眨了下眼睛,“哎,怎么了,这么严肃地叫我?”

    “我会弥补你。”

    啊咧?

    不等时初夏反应过来,男人又补充道:“用我的余生来弥补你。”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