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罪状,真是太便宜她了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我知道,我都知道,正是因为她犯了大错,所以明非你才更应该好好地活下来,做过的错事,是无法再去改变,但活着的人,却是可以去弥补,你说对吗?”

    陆明非呆呆地看着她,似乎是在思索她的话。

    “在孩子去世的时候,我甚至都想过,先杀了沈南靖,再杀了我自己,可是后来,理智告诉我,我不能这么做,离开的人不可能再回来,但活着的人却还能做很多事情,我们只有活得比其他人都好,才能让死了的人欣慰。”

    陆明非没有再说话,而是紧紧地抱住了米岚。

    不远处,魏牧之撑着伞,静静地看着,此时此刻,双双跪在地上,在大雨瓢泼中,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陆明非将米岚从过去的深渊中拉了出来,给了她希望的明天。

    而此刻,米岚抱住了满身泥泞的陆明非。

    这个世上,有一种爱,叫全世界都抛弃了我,只有你,是我的全世界。

    米岚之于陆明非,就是这样的爱情。

    这时,电话响了,魏牧之拿起手机一看,是陆琰打过来的。

    接了电话之后,魏牧之才知道,时初夏带着两只小奶包不见了。

    想着陆明非这边,有米岚照顾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所以魏牧之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陆琰所在的地方。

    见到陆琰的时候,他的气色不是太好,眼珠也有不少血色,可能是一夜未睡的缘故。

    不过此刻,他却没有太多的心思,因为时初夏和两只小奶包不见了。

    “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陆门的车停在路边,管家说夏夏他们昨晚在我出去没多久,就跟着出来找我了,但现在已经七点半,夏夏的电话也打不通,他们很有可能进山了。”

    这一带,都是荒山,虽然现在已经快入冬了,但也难保会有什么豺狼猛兽出没。

    时初夏一个女人,还带着两只小奶包,眼下更是联系不上,说不准是真碰上了什么意外。

    ——

    时初夏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是听到外头有声音。

    好像是人的声音。

    再仔细听,似乎是在叫她的名字。

    “妈咪,是爹地的声音!”

    时初夏睁开眼睛,就看到两只小奶包从她的怀里跳了起来。

    “爹地,爹地我们在这儿,在这里!”

    外头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亮了,只是时不时有雨水掉下来,但幸好他们的上方,有一棵大树,挡去了不少的雨水。

    而后,时初夏就看到,陆琰的面容,出现在了陷阱的上方。

    将时初夏和两只小奶包救上来的时候,陆琰先是查看她的身上有没有什么伤。

    确定没有什么重伤,一把将她搂入了怀中。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抛下你和孩子,都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会了!”

    陆琰怎么也没想到,在三更半夜,时初夏竟然会带着两只小奶包来找他。

    而他更加没有想到,他们在找他的过程中,遇到了危险,掉到陷阱里,在里头呆了好几个小时。

    在救出来的时候,时初夏的身子很冷,而两只小奶包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陆琰迅速把外衣脱了下来,盖在时初夏的身上,紧随着抱着她站了起来,“去医院。”

    陆星辰被魏牧之抱着,身上裹着的是魏牧之的外衣,而时晋白则是被小王抱着。

    环顾了一圈,陆星辰忽然想起来:“我知道这是哪儿了。”

    时晋白看过来,“弟弟你终于不路痴了?不过好像已经晚了呢。”

    陆星辰白了他一眼,“这是奶奶的墓地。”

    这个奶奶,指的自然是陆琰的亲生母亲。

    闻言,时晋白有些奇怪,“奶奶的墓地为什么会在这么偏远的地方?”

    按理而言,陆门作为m市的第一豪门,该是有属于自己的祖坟。

    但这种地方,一看就不像是豪门贵族会选来,用来安葬过世之人的地方。

    陆星辰抓了抓脑袋,“我也不知道。”

    从他记事起,每年清明节,陆琰都会带着他来扫墓。

    陆星辰一向不喜欢认路,加上有一大堆的保镖,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把每年都会走的山路记在心上。

    而且,每年来扫墓的时候,陆琰的心情都会非常不好。

    所以,陆星辰当然不会往枪口上撞,去问路琰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亲生母亲葬在这个地方。

    因为时初夏坚持自己没事,不去医院,所以陆琰在半路的时候,改道回了江山华苑。

    时初夏和两只小奶包一起裹在被窝里取暖。

    私人医生来给她们检查身体,挨个检查一遍,确定只是受了点儿轻伤,没什么大碍。

    这时,女佣来敲门。

    “先生,姜茶煮好了。”

    陆琰应了声,先拿过了一碗,时晋白立马伸出了小手,“谢谢爹地。”

    “这碗大的是给你妈咪的。”

    猝不及防地被塞了一嘴狗粮的时晋白:“……”

    陆先生非常淡定地无视儿子哀怨的目光,先舀了一勺,吹凉,确定不烫了,才递到时初夏的嘴边,“喝点儿姜茶,能驱寒。”

    “爹地,在亲儿子面前,乱撒狗粮,是非常无耻的。”

    说着,陆星辰自己探身去拿了一碗姜茶,递到时晋白的面前。

    时晋白感动地眼泪汪汪,“还是弟弟对我最好了,给你一个爱的么么哒!”

    陆星辰挡住他的脸,“滚滚滚。”

    魏牧之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家四口,窝在一张床上,格外地温馨。

    等了会儿,魏牧之才故意干咳两声,示意陆琰出来一下。

    陆琰安顿好了之后,才走了出来。

    “都查清楚了?”

    魏牧之摸了摸鼻尖,“差不多了,这两宗罪状,人证物证俱在,左右是逃不掉的。”

    顿了下音调,魏牧之又补充道:“今早我接到消息,方琴难产死了,伯父让人将她火化,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陆琰微微眯了眯冷眸,“就这么死了,真是太便宜她了。”

    “三哥你的意思是?”

    陆琰的眸底染起肃杀之意,“这些年,方琴的本家仗着陆门,圈了不少钱,这世上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该是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方琴和陆琰的母亲并非是亲姐妹,而是堂姐妹的关系,所以动方琴的本家,并不会影响到整个方家。

    魏牧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三哥,方琴虽然罪不可恕,但到底……还是明非的亲生母亲。”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