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打在我身,痛在你心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你睡傻了,发烧还高兴?”

    但魏牧之脸上却是笑眯眯的,“以前我工作起来不要命,是因为我觉得人活在这个世上,也就是眼睛一闭一睁的事,如果我不小心挂掉了,最多就是往火葬场里一推,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萧铮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说着,魏牧之牵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亲密无间,“我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我每天都要努力地活着,然后努力赚钱,所以萧美人儿你不用那么辛苦,以后我养你。”

    一句家室,让萧铮的耳垂跟着快熟透了。

    想将手抽回来,但奈何对方握得实在是紧。

    抬眸,猝不及防地,就撞进了对方的目光里。

    魏牧之的眼神是那样地坚定而又明亮,只倒映着他一个人的样子。

    “谁是你家室,谁要你养,把手松开,不然我揍你。”

    魏牧之笑了,非但不松,反而还直接张开双臂,抱住了他,“那好吧,以后你养我,我很好养的,给我一口饭吃,我绝对就能活蹦乱跳,对了,我还有一项技能。”

    对上魏牧之兴冲冲的眸子,萧铮很给面子接道:“什么技能?”

    “我会暖床啊,保准春夏秋冬都是一个温度,萧美人儿你要不要试试?只此一家,绝无分店哦!”

    然后,萧铮毫不客气地把他揍了一顿。

    揍完出气了,松松筋骨道:“把感冒灵喝完,剩下一滴,我揍你一拳。”

    魏牧之抱着茶杯,龇牙咧嘴,“萧美人儿,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个病患,用得着下手这么狠么?”

    “对你,就要这么狠。”

    不然,这厮就不会长记性。

    魏牧之幽幽地叹了口气:“我都知道的,打是亲骂是爱,打在我身,一定是痛在你心。”

    被魏牧之的无耻而彻底刷新三观的萧铮:“……”

    ——

    时初夏再次因为药性而发病,是在半夜的时候,而且没有任何的征兆。

    陆琰正抱着她入睡,忽然,时初夏就醒了。

    非常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了,她竟然用自己的头去撞墙。

    陆琰是在时初夏去撞墙的时候,被惊醒的。

    “夏夏,夏夏你要做什么?”

    一看时初夏竟然拿自己的头去撞墙,陆琰顿时睡意全无,从后面抱住时初夏,将她强行搂到怀里。

    “放开我!放开我……”

    时初夏剧烈地挣扎,同时,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了,她用力咬自己的嘴唇,还要用手抓自己的手臂。

    陆琰用一只手固定住她的手,并在同一瞬间,抬手,让时初夏咬住了他的手背。

    此刻,时初夏已经完全没有什么正常的意识,所以这一口咬下去,可以说是非常地狠。

    但陆琰任由她咬,只是微微蹙了下眉。

    等她稍微冷静一些,陆琰这才转手拨通了电话。

    秦风带着私人医生急急忙忙赶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瞧见,时初夏正咬着陆琰的手。

    殷红的鲜血,一滴接着一滴,落在床单上,显得格外地触目惊心。

    “先生!”

    秦风吓到了,几步上前,陆琰只皱眉道:“去找根绳子,质地要软,不能伤着夏夏。”

    时初夏这个情况,必须要用东西捆绑起来,让她熬过这一阵才可以。

    秦风不敢耽搁,赶忙去找绳子。

    而私人医生则是上前道:“陆先生,要不然先给太太打一针镇定剂吧?不然您的手……”

    “如果打镇定剂,对夏夏的身体有伤害吗?”

    私人医生回道:“是药三分毒,cx药物和镇定剂的药含量其实是相冲的,打了镇定剂之后,很容易会产生精神混乱。”

    陆琰沉眸,“你之前说过,药性发作,会持续一个小时左右?”

    “是的陆先生。”

    很快,秦风就把符合要求的绳子找了过来。

    在将时初夏捆绑起来的时候,她挣扎地很厉害,陆琰半跪在地上,柔声安抚着她的情绪。

    “夏夏,听话,不要乱动,忍一忍,很快就会过去了,我会陪着你,别怕。”

    因为被捆绑住,无法宣泄,时初夏咬着陆琰手背的力道更大。

    陆琰这半只手上,都是鲜血。

    秦风无法看下去,“先生,太太这么咬下去,您的手会废了的,要不我找个东西让太太咬着……”

    “不用,你去外面看着吧。”

    说是一个小时左右,还真是一个小时。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时,但这个过程,实在是不好受。

    药性一过,时初夏脑袋一歪,就昏过去了。

    咬着陆琰手背的牙齿,也终于松了开。

    而在时初夏晕过去之后,陆琰迅速解开绳子,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的同时,让私人医生过来诊治。

    “陆先生,我先给您处理一下手上的伤吧?”

    陆琰只摆了下手道:“先看夏夏。”

    被这么发狠地咬着手背,足足咬了一个小时,手背这一块,都是鲜血淋漓的。

    好不容易熬过去了,第一时间只关心时初夏是否安然无恙。

    这足以见得,这位陆太太,在陆先生心目之中的地位!

    “陆先生放心,太太的药性已经过了,在这两天内,至少不会再发病。”

    在确定时初夏无碍后,陆琰才允许私人医生给他处理手背上的伤口。

    之前,陆琰满手都是血,所以也看不清,他手上的咬伤怎么样了。

    如今包扎的时候,让人一看,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这道咬伤,都可以看见森森的白骨了!

    白骨都露出来了,足以见得,这咬得该是有多深。

    得亏时初夏是个女的,要不然,这么咬一个小时,换成是个男的,非得把手都给咬断了不可。

    在包扎好之后,私人医生再三吩咐,这一段时间,都不能用力,也不闹碰水,否则很容易会留下后遗症。

    等私人医生离开了,陆琰坐在床边,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给时初夏盖严实了。

    虽然时初夏现在是睡着了,但睡得并不踏实,眉心一直紧锁着。

    “先生,您去休息一会儿吧,太太这里有我看着。”

    陆琰没应声,只是抬眸看向他,“今晚的事,不准在夏夏的面前提半个字,明白吗?”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