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快来打劫我吧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其实对于这种非常具有历史感的文物,时初夏还真不是怎么感兴趣。

    原本无聊地在刷d音,忽然,就听到场下传来了惊呼声。

    等时初夏注意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古镯子的拍卖价格,已经飚到了八百万。

    这已经算是上场拍卖的物品里,到目前为止,价格最高的了。

    听到八百万的价格,时初夏不由在心里感叹。

    这有钱人的世界,追求的还真是一种视金钱如粪土的境界啊,所以时初夏觉得,自己可能天生就不属于有钱人这个行当。

    如果让她用八百万去买一个古董,她情愿拿着钱去别墅啊之类的实用的东西,至少买了房子,还可以住得舒服,但这古董只能拿来当摆设,还得时时刻刻看着,免得会摔坏了。

    时初夏觉得,愿意出高价来买下来的,都是些钱多到蛋疼的土豪。

    心里这么想着,忽然,楼上的包厢里,有人举牌了:“两千万。”

    噗!

    时初夏一个没忍住,一口果汁就喷了出来。

    这出到的最高价格,才只有八百万,结果楼上的人,二话不说,就直接把价格给提到了两千万。

    时初夏严重怀疑,这个人是钱多到拿来烧的吧?

    相比于时初夏的惊讶,程灵素倒是没什么反应,反而还笑着开玩笑道:“这手镯的款式还真的挺特别的,买过来了戴在手上也挺好看的对吧?”

    “把古董戴在身上,这走在外面,是在告诉别人,我好有钱啊,快来打劫我吧。”

    噗嗤一声,程灵素被时初夏给逗笑了,“初夏,你的想法还真是别致呀。”

    两千万的价格,现场当然没有第二个人敢跟这个出价的人抬杠,于是乎,这只手镯成功地被楼上的某位不知名人士给买走了。

    接下来拍卖的是一个花瓶,底价是三十万。

    最后,花钱以两百万的价格,被人买了下来。

    顺着主持人所指的方向,时初夏看到了唐思语。

    大概是许久没有见过唐思语了,所以这一瞬间看过去,时初夏还有点儿没认出来。

    时初夏发现,这个唐思语还真不愧是交际花,每次见她,都是和不一样的男人一起。

    而且,每次和她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为她一掷千金。

    上次,也是在拍卖会上,和唐思语跟着的那个男人,还和陆琰在争一件拍卖品。

    当然,那个男人再有钱,也牛叉不过陆琰,拍卖品最后还是落入了陆琰的口袋里。

    只是当时陆琰以天价买下了拍品,可是把时初夏给心疼了半天。

    现在看来,唐思语又交了个钱多到没处花的冤大头富二代,愿意花两百万的钱来买一个没什么用处的花瓶。

    花瓶送到唐思语面前的时候,她显然成了现场的焦点。

    在接过花瓶的时候,唐思语忽然朝着时初夏这边看了过来,一挑眉,眼里尽是挑衅的意味。

    时初夏顿时觉得无比好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总是很喜欢在她的面前显摆。

    如果说,时初夏以前还觉得唐思语是情敌的话,那么现在,她是连情敌这两个字也配不上了。

    这么蠢而又爱出头的女人,也难怪打小就认识陆琰,却不得陆琰的待见。

    这时,有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朝着时初夏这边走了过来。

    “时小姐,让您久等了,董事长请您过去一趟。”

    这个董事长,指的自然是何冠林。

    时初夏本来还在想着,都这个时候了,何冠林还没有露脸,要是再不露脸,她就要走了。

    跟着黑衣男人,时初夏以为要上楼,但他们直接出门,到了院子里。

    何冠林就站在水池边,手里拿着一盒鱼饵,时不时地往池子里抛一些鱼饵。

    水池里有不少金鱼,一看到有鱼饵掉下来,纷纷往前面涌过去,争着抢食。

    “我还以为何先生还在拍卖会上呢,没想到兴致这么好地在喂鱼。”

    何冠林侧过身,抬手把鱼盒交给了秘书。

    “拍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就想着出来透一口气,m市的拍卖会,比b国要有趣许多。”

    拍卖会不都这样,能有趣到哪里去?

    但何冠林这么说,时初夏也配合着他应了声。

    “时小姐在j.k任职?”

    时初夏还在想着怎么找话题,何冠林先开了口。

    这个话题开得好啊,时初夏立马接道:“是呀,我在新闻部任职,这次去博物馆,就是想请何先生做个专访,不知道何先生能否抽出这个时间?”

    何冠林看向她,目光中带着很慈和的笑意,但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其实,时初夏心里是有点儿忐忑的,毕竟这么单枪直入,也没点儿什么表示啥的。

    依照何冠林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拿到他的独家专访,而她也的确没什么拿得出手的。

    唯一攀得上关系的,也就是她是何洛川的朋友。

    只是,这种关系可是万万说不得的。

    就在时初夏心中忐忑的时候,秘书拿着什么东西走了过来,“董事长。”

    何冠林接了过去,时初夏仔细一看,发现是个很复古的盒子。

    “第一次见面,一时匆忙,也没准备什么,这东西,时丫头你就收下吧。”

    这忽如其来改变了称呼,莫名拉近距离,是个什么神操作?

    而且,分明是她有事拜托何冠林,怎么现在还反过来,何冠林送她东西了?

    时初夏呆愣了两秒,在何冠林递过来的时候,赶忙摆手:“不不不,这怎么可以,何先生您实在是太客气了,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我怎么能收您这么贵重的礼物呢,万万不可以!”

    “时丫头你是第一次见我,不过,我却不是第一次见你了。”

    犹豫了两秒,时初夏还是问出了口:“是……大川在您的面前提过我吗?”

    何冠林笑出了声,“这小子打小就叛逆,我这辈子,最失败的,就是在教育儿子上。”

    “其实,大川还是很好说话的,而且父子之间没有隔夜仇,您看,大川虽然离家出走了这么多年,但后来还不是回去了,家永远都是家,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