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这……这不是之前在拍卖会上,有人用两千万的价钱,拍下来的手镯吗?”

    何洛川当然不知道拍卖会上的事儿,但一听时初夏这么说,顿时就明白何冠林的用意了。

    虽然何洛川与何冠林每次说不了几句话就会吵,但今天,对于何冠林的这个做法,何洛川第一次觉得满意。

    原本他还担心,何冠林特意把时初夏带到拍卖会上去,要做什么事情。

    结果没想到,何冠林竟然把花了巨款所买来的古董,转手送给了时初夏。

    作为儿子,何洛川当然知道,何冠林既然把自己看中的古董送给了别人,就说明,这个人是合他心意的。

    这也就意味着,何冠林在心里,已经认同时初夏做何家的儿媳妇儿了。

    虽然何洛川从来不在乎,家里的人会不会认同时初夏。

    反正,不管家里人到底是什么看法,他这一辈子,也是非时初夏不娶。

    只是,何洛川表面上虽然不在乎,但如果能得到家里人的认可,说不高兴,那肯定是假的。

    “是老头子亲手送给你的吗?”

    直到,何洛川的声音响起,才把时初夏震惊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时初夏赶忙合上盖子,而后往何洛川的怀里一塞,“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何洛川叹了口气,握住时初夏的手,又把礼盒塞到了她的手心,“老头子送给你的,你塞给我做什么?”

    “他是你爸呀,不还给你还能给谁?我现在终于知道,败家这基因,都是遗传的,你一掷千金的作风,肯定也是跟你爸学的,你是不知道,你爸竟然花了两千万来买这个一个破镯子,虽然这是个古董,但除了欣赏价值之外,我还真看不出来有其他的用处。”

    何洛川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说,这也是老头子的一番心意,如果他知道,你把镯子还回来了,他怕是会难过。”

    时初夏白了他一眼,“我怎么不知道,何总经理什么时候,和自家老爹的关系这么好,还这么为对方着想啊?”

    咳咳!

    何洛川面不改色地回道:“我们这叫做,爱恨就在一瞬间,好了,不和你玩笑了,这镯子是老头子给你的,你就好好地收着。”

    这时初夏哪儿能收啊,要是只是个几百块钱的礼物,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收下了。

    如果没有来参加拍卖会,没有在现场目睹,何冠林以两千万的天价,拍下了这个镯子,时初夏收下了,肯定也只是当做普通的镯子。

    只是现在,她知道这个镯子的价值,要是让她揣着这么一个价值两千万的镯子在外面晃悠,她还真是怕被人给打劫了。

    当然,更大的原因是,无功不受禄,她虽然和何洛川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和何冠林却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这一见面,就收了这么大一份礼,她也完全撇不出这个脸呀。

    正想要拒绝,何洛川把她的手推回去,“如果你真的不想收,就去和老头子说,这礼物是老头子送给你的,你就算是不要,也该当着他的面还给他,不然,多没礼貌啊,老头子说不准一不高兴,就不接受采访了呢?”

    时初夏很怀疑,“我觉得你爸的脾气还是很好的啊,不会这么不讲道理的吧?”

    “谁说他脾气好了,我就没见过比他更狠的爹了,小时候,我要是做错的事,可都是被他关在小黑屋里打,要不然,我怎么会离家出走呢,完全是被他给打怕了。”

    何洛川说得一本正经,煞有其事的样子。

    看他说得有头有尾的,时初夏还真相信了,顿时这礼物,就成了烫手山芋,也不知该给何洛川,还是暂时先收着。

    “原来你爸这叫深藏不露吗,那我还是先收着,等见了你爸,再还给他吧,不过……如果我还给他,他会不会不高兴,而不接受我的采访了呀?”

    何洛川觉得,时初夏这上当之后蠢萌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一时手痒,没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放心,有我在,他要是敢凶你,我就把宝世林的股票都给卖了,让他一夜间变成穷光蛋。”

    噗嗤。

    时初夏狠狠地抽了抽嘴角,“我为你爸有你这么一个败家儿子而默哀三分钟。”

    在说话间的时候,时初夏忽然意识到走的路不对,“这好像不是回公司的路啊。”

    “我匆匆赶过来,晚饭也没顾得上,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邀请时小姐陪我吃一顿饭呢?”

    想了想,时初夏才回道:“先把我同事送回公司吧,不过在十点之前,我必须要回公司。”

    何洛川笑了,“没问题,就是吃个晚饭,很快的。”

    在j.k附近停车,程灵素从车上下来,“初夏,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大川是我很要好的朋友,不会有什么事儿的,你和音音说一声,说我十点过来找她,我们一起去采访何先生。”

    时初夏带何洛川去的是一家牛排馆。

    何洛川按着时初夏的口味,点了两份牛排。

    “其实我在拍卖会的时候,已经吃了不少,很饱了,你吃就好了。”

    何洛川倒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时初夏,“要是没胃口吃牛排,就陪我喝两杯吧?”

    “我待会儿要去采访,还是不喝酒了,我喝果汁也是一样的。”

    对此,何洛川也不勉强。

    因为考虑到时初夏之前吃了东西,也吃不下牛排,何洛川又点了几个大闸蟹。

    对大螃蟹,时初夏还是挺喜欢的。

    伸手要去剥的时候,何洛川用筷子拍了下她的手背,“螃蟹刚出锅,烫手,我来剥。”

    别说,何洛川剥螃蟹的手法还是很高超的。

    把一整只螃蟹给剥好了,分成了两半,而后放到时初夏的面前。

    时初夏先尝了一口,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于是乎,欢欢喜喜地就吃了起来。

    何洛川看她很喜欢吃,就又拿了另外一只,把壳都给剥了,可以方便时初夏吃。

    吃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时初夏脸色一变,用手摁住了腹部。

    何洛川在第一时间发现她的不对劲,“夏美妞,怎么了?”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